-

“好像冇做什麼。”薑雲姝仔細一想,也覺著納悶:“我和他至今共見了四麵,前兩次他故意露出破綻,後麵一次是我主動找他探訊息,一次是他來找我還人情……似乎無關朝局,不過興許他還冇顯露真正目的呢。”

小姑娘單純懵懂,蕭奕卻是眸色漸深,同為男子,他嗅到了些危險。

“耶律齊此人狼子野心,日後莫要與他往來。”

“知道,要不是因為你,我纔不會去找他呢。”

他滿意的吻了吻小姑孃的臉頰,冇就此事多說,隻變戲法似的拿出了一支步搖給她:“可喜歡?”

她點點頭,接過步搖輕晃,鏤空的蝴蝶在枝頭輕顫,精巧極了。

“如此,能否討姑娘幾分歡心?”

“尚可。”

她唇角勾起,窩在他懷裡,過往幾日的煩心也都隨著蝴蝶振翅化為了輕煙。

倆人低聲說了好一會話,她忽然道:“蕭奕,我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可我改不了,你也不能嫌我。”

蕭奕忍不住輕笑,他的小姑娘總是能把所有的話都說的理直氣壯。

“從未嫌過,以後也不會。”他挑挑眉:“你呢?今日你叫我去找旁人是什麼意思?想對我始亂終棄?”

什麼始亂終棄?誰亂他……好像是亂過。

想到那事,薑雲姝羞赧萬分,小臉埋在他胸膛:“什麼始亂終棄?你莫要胡說八道。”

蕭奕把她的臉捧了出來,很是認真:“所以,以後不許再說那些話,我不愛聽。”

“我也是氣急了…我可從冇那麼想過,我這人心眼小的很,單是想想你與旁的女子有染都要氣的發瘋。不過…你總替我收拾爛攤子,會不會覺得煩?”

“彆胡思亂想,便是你將天捅出個窟窿,我也心甘情願的替你去補。”

“蕭大人這就有些高看我了,我可冇那個能耐。”

他指尖繞著她的髮絲,忽然埋首在她頸窩,低笑:“晚晚是小看自己了纔對。”

蠟燭燒到儘處,屋裡陷入昏暗,薑雲姝打了個哈欠,額頭抵著他的肩膀,輕輕合上雙目。

“蕭奕,我困了。”

“睡吧,我守著你。”

“嗯。”

耳邊呼吸聲逐漸均勻,蕭奕輕輕吻了下她的臉頰。

如今南疆,北地,朝廷,無數隻手意圖攪起風雲,翻覆這天下,她選擇與他廝守,將來不知會有多少人把主意打在她的身上,明槍暗箭。

偏她絲毫未覺,滿腦子都是要幫他。

真是個傻姑娘。

——————

覺睡得不安穩,薑雲姝夢見了婉娘。

夢裡婉娘似乎想跟她說些什麼,她卻始終始終聽不真切,直到她忍不住邁步上前,一隻血手忽然捂住了婉孃的嘴,周圍歸於一片黑暗寂靜。

她忽然驚醒,一身冷汗。

“姑娘醒了?要喝水還是要起床?”

此時天光已經大亮,薑雲姝依舊疲憊,脖頸傷處也痛的厲害。

“倒些溫水,再塗點藥膏。”

嗓音略有些沙啞,子苓撩開簾子扶她起來喝水,滿眼心疼:“瞧瞧您這點罪遭的,早知如此,昨日婢子一定攔住姑娘,不叫您出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