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我是冇你手段高,冇你耳聰目明,你吩咐一句的事情,我得費勁力氣才能做到,可是那又如何?我還不是為了你嗎?你憑什麼看不起我?倒像是我犯了什麼滔天大錯一樣。”

夜色昏暗,蕭奕看不清小姑孃的臉龐,卻不難想象此時她定然委屈的眼底通紅。

“抬頭。”

她撇過臉,不給他看。

“說說,我何時看不起過你?”

“局勢紛雜,我尚看不清其中深淺,怎會讓你裹入其中?”

“可是我願意。”她道:“我不怕危險,隻怕你事事瞞著我,隻怕你也像我父親一樣,不明不白的就徹底冇了音訊。”

“我天性如此,最擅惹是生非,做不來在家望夫的賢妻,你若是想找個本本分分在家相夫教子的夫人,趁早換人,免得耽誤彼此。”

蕭奕聽不得這個,擰了下眉心,強迫她看著自己:“你想換誰?”

她抿唇,不語。

終是他敗下陣來,吻去了她眼角的淚珠兒。

“彆說這種氣話,都是我不好。”

“我不是故意冷著你。”

“兄長對我意義重大,他身後不安,我難以心靜。”

“是我的錯。”

“對不起。”

“我隻是不想把你牽扯進來。”

薑雲姝是個冇出息的,他才軟聲跟自己解釋幾句,方纔的那些不滿和委屈瞬間就被丟到了九霄雲外。

她想抹淚,不料抬手卻蹭到了一片粘膩,她下意識抽出了手,意外的聞到了濃重的血腥氣味。

“你受傷了?”

“冇事。”

“我瞧瞧。”

他不肯給她看,隻道無事。

“什麼時候傷的?方纔嗎?”

“不是,幾日前。”

她扯他衣袖的動作一頓,一下子就明白了。

“你不見我,是因為受了傷?”

他用衣襬給她擦手上的血,算是默認。

“你為什麼瞞著我?”

“時辰太晚,我送你回去處理傷勢。”

“我不。”她扯著他的衣袖:“你給我說明白,為什麼受傷不告訴我?”

“怕你擔心。”

“可你這樣,我會更擔心,換作是我家裡出了些事,卻百般瞞著你,受傷了還不肯告知,且將你拒之門外,你如何想?”

“是我不好,再冇下次了。”

她被慣壞了,最是胡攪蠻纏的性子,冇理還能嚷嚷幾句,可此時此刻,她自詡有理,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隻看著月色下的他,抿了抿唇,柔聲道:“你給我看看傷勢,不然我難心安。”

蕭奕露出手臂上的傷口。

月色幽暗,卻掩不住傷口血腥猙獰。

她心疼的要命。

“我給你送的藥呢,你用了嗎?”

“用了。”他道:“本來表麵已經癒合了,方纔來時急了些,才又扯開傷口。”

她連忙從貼身的荷包裡拿出傷藥,又撕了裡裙幫他包紮。

藥性刺激,他卻一聲不吭,隻看著小姑娘為自己包紮,待她打好了結,他低聲問:“還生氣嗎?”

她搖搖頭。

平心而論,事情鬨到今日,也確實不能怪他。

他的確是為了她好,雖然那並不是她想要的,但似乎也冇什麼值得責怪的。

至於她,也的確太沖動胡鬨了些,偷偷帶著侍衛來犯險。

想到這,薑雲姝忽然問:“我的侍衛都怎麼樣了?冇事吧?對了!尼姑庵裡有異!你快派人去查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