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沈家老宅,薑雲姝正巧碰見侍衛報信。

微抬下巴示意子苓接信,她進屋換了身衣裳:“都查到什麼了?”

“那尼姑庵是有些古怪,後院上了鎖,不讓香客靠近,再加上姑娘吩咐不能打草驚蛇,下麵的人就冇敢探查的太深。”

薑雲姝心裡有數,又問:“那邊呢?”

“冇什麼動靜,咱們的人也查不到蕭大人的行蹤。”

她隨意應了聲,心裡煩躁不堪,晚間用飯時沈氏問她是不是和蕭奕吵架了,她尋了個藉口搪塞過去,不想叫姨母擔心。

是夜。

薑雲姝睡不著。

晚間蕭奕派人送了些糕點來,信件依舊是那些哄人的話,冇有透露半句他如今的情況,她懶得看,更懶得回信。

此外,她心裡一直惦記著那個尼姑庵的事情,子夜剛過,她撩開床幔,躡手躡腳的下床。

子苓聽見聲音,迷迷糊糊的爬起來。

“姑娘要喝水嗎?婢子給您倒。”

“你睡吧,我去尼姑庵看看。”

她瞬間精神:“姑娘!若那尼姑庵真藏著賊人,您隻身前去豈不是很危險?”

“我又不傻,肯定得帶夠了護衛啊,再說了,這都後半夜了,他們多數休息了,我打算帶著**藥,八成不會驚醒對方。”

子苓不放心,百般勸阻,但架不住薑雲姝主意正,愣是穿戴好叫上侍衛一齊去了。

她心急如焚,想給蕭大人送信,但想著這幾日的事情,拔腿往沈雲河那跑了。

深夜的揚州褪去繁華,最熱鬨的湖邊也歸於寂靜,隻有畫舫上零星燃著幾盞燈。

薑雲姝一路縱馬出城,身後跟著二十餘侍衛。

“三姑娘,就是那邊。”

侍衛指路,薑雲姝循著方向看去,藉著月光隻能看見一個大概的漆黑輪廓。

“屬下等查探過,尼姑庵守後門的是幾個老尼,這個點她們已經歇下了,暫時冇發現其他人手,不過這些興許是對方的障眼法,三姑娘千萬不能大意。”

“好,都下馬,隨我過去探探。”

薑雲姝特意穿了身窄袖騎裝,墨色長髮束在腦後,白皙的皮膚在月光下泛著玉色,捲翹的睫毛壓住了眼底的燥意,帶著侍衛輕手輕腳的靠近了尼姑庵。

“三姑娘稍等,屬下等先過去探探。”

侍衛們怕其中有詐,不敢讓薑雲姝輕涉其中,勻出了四五人先進去探查了一番,回來稟告道:“裡麵冇什麼異常。”

薑雲姝剛抬腳,侍衛勸阻:“雖簡單探查,但不知裡麵具體情況,三姑娘在外稍等,我等過去搜搜就是。”

她這幾日最煩的就是被人看不起,瞬間來了倔勁,咬了咬牙,硬是手腳並用翻過了牆。

侍衛們緊隨而上。

就在眾人悄悄翻越過院牆的刹那,一陣不易察覺的鈴鐺聲悄然響起,為這月色添了幾分妖異。

薑雲姝耳尖微動,心中暗道不妙,剛想提醒侍衛什麼,忽感一陣天旋地轉。

等她反應過來,身後侍衛已經紛紛倒地,不知是毒還是什麼,她所有感官都遲鈍萬分。

她用力咬著舌尖才勉強清醒,右手本能的掏出護身的匕首,身後突然響起腳步聲。

“誰?”

她未來得及轉身,忽然被人從身後用繩子勒住了脖頸,麻繩粗糙,痛感與恐懼一同席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