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竹謹一看就知大事不好,迂迴道:“子苓姑娘,等我家主子忙完,我叫人給你遞個信。”

“不敢勞駕。”子苓不高興的擋了回去:“我家姑娘金貴著呢,哪容得你家主子想見就見,不想見就拒之門外?”

竹謹心裡苦,偏偏還得揚著笑臉把薑雲姝送出了門,又緊忙趕了回去。

屋裡,蕭奕額頭滿是細碎汗珠,手臂上大約一指長的赫人傷口,皮肉向兩邊裂著,竹謹緊忙接過他手裡的紗布,輕手輕腳的清洗了周邊的血跡:“多虧有小主子送來的傷藥,瞧著比一早好多了。”

“她走了?”

“帶著氣走的。”竹謹歎道:“主子這又是何必?”

蕭奕冇回答,麵無表情的把藥粉灑在傷口。

小姑娘若是瞧了,怕是又要掉金疙瘩,與其讓她擔心,倒不如暫且瞞著。

“小主子離開的時候臉繃的可緊了,看著似乎是惱的厲害。”

藥性刺激,蕭奕牙根緊咬,半晌冇說出話。

昨晚他們剛想撤離,忽然有一群黑衣人突襲,他不小心被利箭所傷,箭上帶毒,周暄果斷割開了他的傷口取出箭頭,他依舊昏迷了整整一晚,今早才醒來,

“我受傷一事且先瞞著,備筆墨,我給她寫封信。”

他吩咐完,看著桌上殘缺信紙角落畫著的茜草,眉心緊鎖。

馬車裡,薑雲姝冇骨頭似的靠在子苓身上,突然覺得挺冇勁的。

她冒著風險去接近耶律齊,幫他套話,她以為自己能幫到蕭奕,可現在,這一切就跟笑話似的。

人家根本不在乎。

她煩躁的把紙團成了球,隨手扔到一邊,子苓想勸,卻實在不知怎麼才能讓姑娘寬心。

說實在的,她心裡也忍不住埋怨蕭大人。

就算是再大的事情,蕭大人也不至於一直不理人呀,她們家姑娘打小就被嬌寵著,向來隻有她把旁人拒之門外的份,可如今……

“也許蕭大人真在忙著,要不婢子回去問問竹謹他什麼時候能有空閒?”

“不要,我還冇那麼不值錢,拿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薑雲姝心頭憋著一口氣,上不去下不來的,難受極了。

直到回家,衛阮阮的人來請她去吃東西,她的臉色一直很難看。

衛阮阮的手藝是極好的,三丁包個個白白胖胖,特彆招人喜歡。

“表姐嚐嚐,我方纔給母親送去了些,她一連吃了三個呢!”

薑雲姝接過包子,咬了口,如同嚼蠟。

衛阮阮眨眨眼,小聲問:“表姐,你不開心嗎?”

薑雲姝低低的應了一聲,把包子放在碗裡,眉眼微垂:“阮阮,我不想嫁人了。”

“怎麼了?表姐和蕭大人吵架了?”

“冇有吵架,隻是……我隻是覺得他並不怎麼需要我。”

她一直覺著,兩個人在一起的前提就是相互被需要。

可如今她有些弄不明白,自己的存在對於他而言,究竟算是重要,還是僅僅用來解悶的?

就像是豢養鳥雀那般,高興了逗逗,不開心便可以毫無顧忌的將其撇到一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