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心裡惦記著蕭奕,午飯用的如同嚼蠟,可直到下晌,蕭奕就跟人間蒸發了似的,訊息全無。

她實在等不下去,問子苓:“我上午吩咐的時候,你可都安排好了?”

子苓點點頭,滿眼擔憂:“您真要去?”

“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他不是想利用我嗎?我倒要看看他有幾分本事。”

薑雲姝特意換了件厚實些的衣裳,廣袖裡塞滿了防身用的東西,出去時碰見了在園子裡摘花的衛阮阮。

“表姐,你要出門嗎?”

“嗯,出去走走。”

“早點回來,我晚上蒸你最愛吃的三丁包子。”

薑雲姝笑著應好,鑽進馬車後麵色瞬間變得凝重。

翻出了自己這兩日收到的所有訊息,她深吸了一口氣,打定主意似的攥了攥拳頭。

兵行險招,方能出其不意。

“言公子做的是綢緞生意,鋪子開在正陽街上,據說他僅僅用了三月時間便在揚州站穩了腳跟,客源穩定,人年輕也和氣,最近在揚州綢緞圈裡小有名氣。”

子苓說著撩開窗紗,指給薑雲姝看:“您瞧,就是那家。”

薑雲姝掀了掀眼皮,看著不遠處的硃紅招牌,唇角勾起了一抹似有似無的淺笑。

踏過門檻,立刻有小二笑著迎上來:“姑娘裡邊請。”

“我家姑娘要見你們東家。”子苓把一張描金邊的帖子遞給小二:“這是拜帖。”

小二接過帖子揣進袖袋,暫請薑雲姝去二樓坐下,上茶後一句話冇多說,轉身出了門。

薑雲姝端起茶壺嗅了嗅,又檢查了下茶杯。

子苓守在門口聽著外麵的動靜,緊張的問:“姑娘,有問題嗎?”

她搖搖頭,左右打量著屋裡的佈置,這是一間最為普通不過的茶室,西邊還有兩個臨街的窗戶。

“子苓,一會你往窗邊站站,如果有什麼情況可以跳窗逃跑。”

“啊?那姑娘呢?”

“都說了是如果,你家姑娘又不是來找死的,冇事閒的跟人家起衝突乾什麼?”

子苓忐忑的跟心裡揣著兔子似的:“姑娘,要不咱們走吧,說不準蕭大人這時候已經回來了呢?”

“哎呀,反正來都來了。”

話音剛落,外頭響起腳步聲,二人同時噤聲,直到房門被叩響:“薑姑娘?”

是那位言公子的聲音。

薑雲姝瞬間端正坐姿:“開門去,小心點。”

子苓垂首過去開門,心裡惦記著姑孃的吩咐,無論怎麼好奇,目光始終冇往言公子臉上多瞧半眼。

男子身著月白長袍,臉上含著恰到好處的笑容。

“我來與言公子談筆生意。”

“求之不得。”

言公子落座,又命小二去備茶點:“不知薑姑娘想與在下談什麼生意?說來慚愧,在下除了綢緞之外,並不熟悉其他行當。”

薑雲姝未曾回話,目光毫不掩飾的盯著他的眉眼,仔細在心裡描繪,逐漸拚湊出了另外一副模樣。

言公子表情略有些不自在:“薑姑娘這是?”

她意有所指:“言公子品味很好。”

“姑娘玩笑。”

薑雲姝笑笑:“前段日子揚州時疫鬨得厲害,不知可有影響言公子的生意?”

“時疫起的快,冇得也快,倒是與言某的生意無關。”

“是麼?若聖人知道遼地心生不臣之心,意圖霍亂揚州,這事便與言公子有關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