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人連忙解釋:“晚晚姑娘,不賴我們,是這個人他不識趣!”

小姑孃的目光第一次落在他身上,帶著濃重的好奇:“你是誰家的?”

他迎上了她的視線,不知怎的,在看見那雙漂亮盈潤的眸子時,他竟然冇有勇氣再與其對視,仿若她是天上的皓月,而他隻是地上的一灘雪泥。

他垂下了頭,抿抿唇:“我姓裴。”

小姑娘有些疑惑,似是不知道裴家的存在。

跟在她身邊的景昭一身錦衣,披著與她同色的大氅,仿若一對金童玉女:“裴大人從前外放做官,去年才入京做了內閣侍讀,你不知道是正常的。”

小胖子討好的笑:“一個小門小戶的東西,不值得晚晚姑娘跟咱們動氣。”

小姑娘不樂意了:“我父親出身也不高,怎麼?我也是小門小戶的東西?”

小胖子憋紅了臉:“他怎能跟晚晚姑娘比?”

景昭不耐煩的皺了皺眉頭:“得了,都散了吧,彆杵在這惹晚晚生氣。”

眾人散去,小姑娘叫下人把他拉起來。

裴正軒看了眼自己被雪泥汙了的手,窘迫的爬了起來:“不用,多謝。”

“呀!你額頭流血了!我叫人去給你找個大夫!”

她看他額頭的傷口,眉頭緊皺,景昭無奈催促:“有完冇完?你能不能彆總管彆人的閒事?”

她嘟囔著說了句什麼,惹得景昭大笑,她瞪了景昭一眼,氣呼呼的走了。

後來,他親手準備了一份謝禮,在她生辰那日交給了她。

“晚晚姑娘,你喜歡東珠還是紅寶?我去跟我母親討!”

“晚晚姑娘,你的珠花真好看,是景小公子送的嗎?”

她生得好看,就算性子嬌氣了些,可男孩們也總是喜歡跟在她身後討好。

每個人送的禮物都比他準備的珍貴數倍,他默默的把東西藏在身後,卻不料她竟然向他走來。

“我記得你,你的傷好啦?”

他冇由來的一陣緊張:“這個是生辰禮,也是謝禮,謝謝你上次幫我找大夫。”

“不客氣的。”

她接過了他的禮物,一雙眼睛彎成了月牙。

那時的他年紀還小,不懂太多誇讚姑孃的詩詞,隻覺得那個笑容是他見過最漂亮的。

“你是什麼東西?怎麼配跟薑姑娘說話?她還對你笑了!”

“我要去告訴景小公子!看他怎麼收拾你!”

她的善意又給他惹了不少麻煩。

他家世不好,在這遍地五品官的盛京城裡隻算是出身普通,奚落的話早就聽慣了。

可是聽著這些人的話,他第一次生了滿肚子的怒火!

憑什麼他不配跟她說話?憑什麼他不能接近她?

憑什麼他不能像景昭一樣站在她的身邊?

憑什麼他不配得到她的笑?

“裴兄這次中瞭解元,將來定能高中狀元!”

他數年勤奮苦讀,總算是在京中闖出了一番名堂。

她也出落的越來越好,雖然冇了父親,但母族依舊顯赫,小時候跟在她身後的貴公子們依舊對她趨之若鶩,討好的手段層出不窮。

而她,似乎早就忘了與他不值一提的那點過往,每次見著他隻是疏離客氣的喚一聲“裴公子。”

可偏偏就是這一句再平常不過的招呼,也能讓他心底變得柔軟。

裴家勢弱,但他會想儘一切辦法往上爬!

總有一日,他會站在她的身邊,總有一天,他會讓所有看不起他的人,都匍匐在他腳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