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抬頭看著天邊的烏雲,忍了又忍,還是掉了顆淚珠子,她快速的用手背擦拭,緊抿著唇角。

“婢子知道姑娘心裡難受,這樣,您先彆胡思亂想了,等蕭大人回來之後,您好好跟他說說。婢子聽人說過,兩個人在一起要慢慢磨合的,要婢子說啊,您和蕭大人都該改改這倔脾氣。”

“我纔不倔。”

“是是是,我們家姑娘一點都不倔,蕭大人打著燈籠才找到您這般好的姑娘。”

子苓哄了好一會才叫薑雲姝破涕為笑。

正好天冬帶著婆子把她從盛京帶來的藥箱子搬了進來,她蹲在地上挑擇藥材,隨口問:“先前讓你們盯著申氏,可有什麼結果?”

“好像昨個就有人送了訊息來,婢子見您因為蕭大人的事情傷神,再加上想著三夫人那裡應該不會有什麼要緊的事情,就冇拿來。”

“快些取來。”

子苓從抽屜裡找出信交給她,有些疑惑:“姑娘從前和沈三夫人關係不是頗為親近嗎?”

薑雲姝笑了下。

人都是會變的,親近的夫妻尚會離心,更彆提她與申氏這種關係。

她先前讓姨母去查沈從文,就是聽了申氏的話,後來在沈從文的靈堂前,申氏又“無意”的透露給了她關於沈從文從不喝酒的資訊。

毫無疑問,申氏在引她上鉤。

隻可惜,她這條魚在被釣的途中突然醒悟了。

打開信件,薑雲姝眉頭逐漸鎖緊。

“申氏竟然跟賀家有聯絡?”

她又把沈家送來的信裡有關賀家的挑了出來,看了半晌,隱約明白了些什麼,眼神閃爍。

子苓和天冬都湊了過來:“三夫人怎麼會跟賀家有關係?”

“申氏出嫁前,曾與賀四老爺,也就是賀九孃的叔父有舊情。”

兩個丫頭極為詫異,麵麵相覷。

“姑娘懷疑賀九娘?”

薑雲姝搖搖頭:“不是懷疑,隻是賀九娘她們勢單力薄,能被威脅一次,就能被威脅第二次。”

不過,此事如果和遼地有關係,那她先前的猜測就都能被證實了。

“派人盯緊了賀家和申氏,看看她們與誰有聯絡,還有,我明日要見那個姓言的一麵。”

“這…姑娘要不要跟蕭大人說一聲?”

“不要。”她果斷拒絕。

她知道自己查的肯定冇有蕭奕快,但她心裡頭憋著口氣,想證明自己可以做到,不會拖他的後腿。

子苓擔心:“您不是說那位言公子不是好人嗎?”

“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薑雲姝單手托腮,纖細食指輕敲桌麵上的信:“對方都把魚餌遞到我嘴邊了,我要是不咬一口,多不給對方麵子啊?”

她改變主意了。

先前她聽了蕭奕的話,不打算管閒事,可如今…她打算放長線,釣大魚,看看對方究竟想乾什麼。

忙活了一上午,薑雲姝把製好的傷藥包好,讓子苓送去了蕭奕那,順便打聽了一下蕭奕的訊息。

“蕭大人還冇回來呢。”

整整一夜外加一上午人還未歸,薑雲姝難免擔心:“竹謹說他去何處了嗎?”

“婢子問了,竹謹隻說叫姑娘放心,蕭大人暫時冇有危險。”

她忍不住皺眉。

她最討厭這樣,自己連他去做什麼都不知道,心裡一點數都冇有,怎麼放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