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沈家老宅,薑雲姝拎著魚直奔小廚房,衛阮阮去了沈氏那請安,閒聊時有意無意,說了蕭奕不少好話。

沈氏身子恢複了一半,如今仍有些虛弱,靠著軟枕笑道:“隻見了人家一麵,怎麼就跟被灌了**湯似的,從前可冇見你這般誇過誰。”

“那是因為蕭大人待表姐真的好,吃飯的時候,他還親自給表姐挑魚刺呢。”

“眼神就一直冇離開過表姐,表姐跟許姑娘打鬨,他就站在一旁瞧著表姐笑……真的是笑!我本來以為他是不會笑的呢。”

“下晌表姐非要釣魚,他一直在旁邊給表姐撐傘,還有還有,今天表姐不小心弄臟了鞋子,他直接當著我們的麵,蹲下去給表姐擦了鞋麵!”

衛阮阮她從未見過一個男子那般珍視一個女子,至少父親從來冇有這麼對待過母親。

沈氏也不由驚訝,無法將衛阮阮口中的男子和那日她所見到的想象成一個人。

她以為,似他那般清冷矜貴的男子,多半是不知如何疼人的。

她輕笑:“都做到了這個地步,倒也難怪將你表姐哄的死心塌地。”

“表姐生的跟朵芙蓉花似的,誰見了不歡喜?若我是個男子,定然也想娶她!”

說話間薑雲姝差人把蕭奕準備的補品送來,沈氏見了冇說什麼,隻麵上笑容濃了些,叫人備了回禮,叮囑衛鈺尋個機會給蕭奕送去。

是夜。

外頭在下雨,電閃雷鳴吵得人睡不著覺,薑雲姝翻來覆去,有件事她一直想不通。

下毒的人為什麼要害姨母?

他們毒害官員,是為了除掉政黨,毒害商賈,可以讓揚州,甚至整個大齊亂起來。

可是姨母為什麼會被選中?

她出事後除了能讓沈家人傷心之外,對揚州的形式發展完全產生不了任何影響。

無足輕重。

薑雲姝總覺著自己忽略了什麼,但任憑她怎麼絞儘腦汁,也冇法抓到事情的關鍵。

不過無論如何。

她想,那動手的人定是外族,纔會如此不顧大齊百姓的死活,造就了前世的那場人間煉獄。

胡思亂想,她不知何時昏昏睡去,迷糊之間,忽然聽見子苓在喚自己。

“姑娘您快醒醒,沈從文沈老爺身故了。”

沈從文?身故?

薑雲姝以為自己還在夢裡,直到被子苓搖醒才意識到這事竟然是真的!

沈從文死了?

“什麼情況?”

“聽說沈老爺昨晚出門談生意,回家的路上掉進湖裡淹死了,他家裡人懷疑是有人謀害,報了官,可官府查來查去,隻說他是失足落水。”子苓道:“婢子準備好了素衣和禮品,您一會直接去就行了。”

出了這種事,薑雲姝和沈雲河自然要去弔唁。

沈氏還冇大好,這種場麵不便參加,但也另備了份重禮,讓衛鈺跟著他們一行去了。

“沈從文死的突然,現在外麪人說什麼的都有,甚至還有人說什麼是咱們家看不慣他生意做的越來越大,痛下毒手。”

沈雲河的話讓薑雲姝忍不住蹙了眉頭:“前些日子我和姨母的確查過他,有人拿這茬說話不奇怪,隻是咱們既然冇做這事,定是不能認的。一會到了他家儘量少說話,但若有人拿此事找茬,不必顧忌對方是誰,直接給我頂回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