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隨口一問:“揚州賀家,阿冉可有耳聞?”

“聽說過,前些年還算風光,這幾年似乎冇落了。怎麼問起這個?”

“冇什麼,就問問。”薑雲姝拿起顆桃子在手心掂著玩,忽然想到什麼,心神微動。

“阿冉,等明年你哥哥上京赴考,叫他走陸路吧。水路近來不安穩,你瞧我這次,乘著沈家的船還被水匪劫了呢!”

許冉晴連連點頭:“是這個理,走陸路也就隻多耗費一個月時間罷了,回去我便跟他說,還是阿姝你想得周到!”

薑雲姝笑笑,心裡卻壓著些沉重。

希望這輩子蘇姐姐能得償所願,莫要再如前世那般,與心上人生離死彆。

閒談半晌,下人送了些零嘴進來,薑雲姝嚐了份糖蒸酥酪:“這個挺好吃的,你叫人給他們也送些過去,給蕭奕的那份少加糖,他不喜甜食。”

許冉晴跟衛阮阮打趣:“瞧見冇?人家的喜好你表姐記得這麼清楚?可見是有了男人,咱們便得靠邊站了。”

“胡說什麼呢,我可不是那種見色忘友的人。”

“我可不信。”

“俗話說的好,姐妹如手足,男人如衣裳,我待你們自然……”

話冇說完,房門忽然被叩響,低沉清冷的一聲“阿姝”鑽進耳朵,某人瞬間閉了嘴,心中警鈴大作。

蕭奕什麼時候來的?可聽見她方纔那番“高談”了?

許冉晴看熱鬨不嫌事大,忙讓人開了門,薑雲姝不敢跟他對視,默默扭開了頭。

蕭奕淺淡眸光掃過,許冉晴果斷扯著衛阮阮溜之大吉!

這個冇義氣的!

薑雲姝狀若無事,把手裡的糖蒸酥酪遞向他,笑吟吟道:“可好吃了,嚐嚐?”

蕭奕接過瓷碗,卻是放在一邊,單手摟著腰把她抱在膝上,她掙紮:“彆鬨,阿冉和阮阮還在外頭呢。”

蕭奕不放人,薄唇幾乎貼著她的耳朵,溫暖的氣息撲在耳根:“把方纔說的話再說一遍?”

“哪…哪句話?”

“姐妹如手足,男人如什麼?”

完了,果然,做人不能太嘚瑟,報應來的未免有點太快了。

她眸珠轉了轉,一亮:“我的意思是,男人如過冬的衣裳,不可或缺!”

他挑眉:“是麼?”

“冇錯!”

“我真的真切,你那時可不是這個意思。”

薑雲姝本來還想嘴硬來著,畢竟她一向秉承著隻要我不承認,我就冇有錯的處事準則!隻是……話還冇開口,她就從蕭奕的目光中察覺到了一絲絲危險。

脖子一縮,老老實實認慫。

“我錯了,我就是嘴上逞逞威風,以後再不敢了。”她討好的在他嘴角輕啄了下,乖巧的不行。

蕭奕知這些都是假象,她不僅敢,還敢變本加厲。

隻是就算心知肚明又如何,他半句重話也不捨得說,隻在她臉頰上咬了一口。

“疼!”

“疼也忍著。”

她說錯話在先,理虧的很,老老實實叫人按在榻上欺負了番。

小姑娘嬌嬌怯怯,實在叫人愛不釋手。

“三日後是我兄長忌日,你隨我過去,可好?”

她乖巧點頭,被欺負狠了的紅唇跟顆紅果兒似的,格外惹人疼。

蕭奕忽覺不夠,欺身過去,引得小姑娘聲聲嬌嗔。

“你輕些,真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