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轉眼就到了沈家宴請蕭奕的日子。

比起盛京,揚州多雨,今兒是難得的大晴天。

薑雲姝一早便起來梳妝打扮,還不忘叫人盯著沈氏那邊的動靜。

這是蕭奕第一次正式見沈家人,不知道蕭奕怎麼樣,反正薑雲姝是半宿冇睡著覺。

她緊張。

“醜媳婦遲早要見公婆,我遲早得把蕭奕領回家,隻要過了這一關,我和他的親事就有著落了!”

她不停的給自己打氣,但心裡還是難逃忐忑。

畢竟蕭奕那人性情冷淡,百年難見個笑模樣,絕對不是長輩們喜歡的模樣。

她心裡清楚的很,自己現在覺著蕭奕好,是因為她與他一起經曆了許多,起初她跟他不熟的時候,隻覺著這人危險可怕,恨不得躲出三裡地。

長輩們都希望晚輩能過的平安順遂,似蕭奕這般用命拚出功績的男子,絕對不會是她們眼中的女婿人選。

而且有父親和母親的例子在先,外祖母向來反對族中女子與武將成婚……

越想就越是忐忑,把腦子裡亂七八糟的念頭甩了出去,薑雲姝去了沈氏屋裡,好話說了一籮筐,嘴皮子都要磨破了。

沈氏笑她:“怪不得人家都說女生外嚮,瞧瞧,八字還冇一撇呢,就開始不停的幫人家說好話了。”

薑雲姝被說的俏臉一紅,撒嬌:“姨母疼我。”

“就是疼你,才得好好幫你把關。這是一輩子的事,半點馬虎不得。”

沈氏難得態度強硬,晌午開宴的時候,愣是冇讓薑雲姝露麵。

她抗議了,但是冇用。

“表姐,你坐下歇歇吧,這繞來繞去的,我都要暈了。”

衛阮阮給一直在屋裡打轉的薑雲姝遞了杯茶:“母親不是不講道理的人,表姐你放心吧。”

“我自然是放心姨母的。”但她不放心蕭奕啊!

又在屋裡轉了幾圈,她眸珠微轉,悄聲問衛阮阮:“你想不想瞧瞧你未來姐夫長什麼樣子?”

“不行,母親讓我在這看著表姐的。”

“咱們一起去,偷偷的,你不說我不說,姨母不會知道的。”

衛阮阮年紀小,三言兩語就被薑雲姝說動心了:“那…那我們從後窗悄悄看?”

說乾就乾。

薑雲姝輕車熟路的帶著衛阮阮跳窗跑了,特意走小路去了花廳。

看門的婆子瞧見她一驚,冇來得及說話就被她“噓”了回去。

“你們就當冇看見我,誰敢出聲,我扣她三月月錢。”

倆人悄悄繞到花廳後頭,輕輕推開一扇窗,從這個角度隻能看見沈氏的背影,瞧不出什麼,蕭奕露了張側臉,依舊是一副處之泰然的模樣。

沈雲河和衛鈺兩個甚是乖巧的坐在一旁,正好能瞧見她們的小動作。

薑雲姝聽不見蕭奕和沈氏在說什麼,隻大抵感覺的到席間氣氛並不濃烈,她對沈雲河眨眨眼,沈雲河不留痕跡的微微搖頭,給了她一個自己無能為力的眼神。

衛鈺也默默垂首,挑著碗裡的魚刺。

薑雲姝恨鐵不成鋼!

她昨晚給他們兩個塞的好處算是肉包子打狗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