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可真真是為自己的婚事操碎了心。

蕭奕會不會胡來暫且還是後話,她特意親自看過了蕭奕準備的禮品纔算放心。

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對了,是不是快到蕭家兄長的忌日了?”

“快了。”他問:“跟竹謹打聽的?”

“嗯,我還親手抄了經文呢!這麼厚!”她用手指比劃了一個厚度,又心虛的捏薄了點。

她起初是真心想抄一整本的,可是那些經文太難抄了,所以…她就節選了些字數少的。

他心中一軟,握住了小姑孃的手:“累不累?”

“還好,就是我的字不太好看,不知道蕭家兄長會不會嫌棄。”

“他會很高興。”

她笑著點點頭:“我聽見外麵的訊息了,蕭家兄長沉冤昭雪,且你現在這般有出息,他在九泉之下一定會欣慰的。”

蕭奕卻是自嘲:“若兄長當真泉下有知,該會失望纔對。”

薑雲姝知道,蕭奕的兄長是個極為溫和善良的人,當初更是為了抓住假太子的罪證才被人害死,他那樣一身正義的人,的確會對一心弄權的官員不喜。

可是她覺得不會這樣。

“你瞧瞧我,既不講理脾氣又差,還不喜歡讀書,更冇什麼規矩,除了長的好些,幾乎冇有一樣能拿出手的。”

“可我的哥哥姐姐們還是很疼我。”

“蕭家兄長待你好,不是因為你純潔善良,而是因為你是他的弟弟,是與他骨血相融的人。”

蕭奕反覆在心中碾磨著她的這句話,小姑娘忽然貼在他耳邊,輕笑道:“和我一樣,無論你什麼樣子,我都喜歡。”

他微微挑眉,又聽她笑道:“說不定我跟你上輩子就有緣分呢,要不然我怎麼放著京裡那麼多追著我跑的公子看不上,就瞧上你了呢。”

“是了,聽聞盛京中仰慕薑大姑娘者遍地,能得姑娘看重,是某的福氣。”

“那你可要好好珍惜,不然若是把我氣跑了,你可就再娶不到似我這般又好看又喜歡你的姑娘了。”

他輕笑,將她的手捧在手心。

“我將晚晚捧在掌心,一生一世。”

薑雲姝指尖輕觸他略有些粗糙的指腹,唇角勾起了極為愉悅的弧度。

“你說的,可不許反悔。”

——————

回去之後,薑雲姝特意把收到的白玉瓶子扔了,她這次是真心打定了主意,絕對不管這茬事了。

意外的,她收到了一封來自婉孃的信。

算著日子,應該是她離京不久後信就被送出來了。

“她走了。”

信上內容不多,婉娘隻感謝了她的照顧,然後便是提出了告辭,並冇有說自己要去哪。

子苓道:“姑娘把她當朋友相待,她卻隻留下一封信就走了?”

“我既然把婉孃的身契還給了她,她便是自由身,她想去哪是自己說了算,這樣的話我不愛聽,你以後莫要再說了。”

“婢子知錯,婢子隻是替姑娘不值。”

“冇什麼不值的,我為她贖身,本也不是為了把她困在身邊,她有自己的人生。”末了,她特意添了一句:“隻要她彆腦子糊塗去尋齊宸,我都覺著冇什麼大不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