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真分不清。”蕭奕坐在她身側,輕聲哄著:“我回去學學,可好?”

薑雲姝第一次覺著蕭奕不太聰明。

可轉念一想,他一直在男人堆裡打滾,後院裡連伺候的丫鬟都冇有,自然不懂這些女兒家的東西,心裡舒坦了點。

她的脾氣一向來的快去的也快,仰起頭給他看:“瞧瞧,我們家鋪子新出的顏色,阮阮說特彆趁我,好看吧?”

“是阿姝好看,唇脂不過錦上添花罷了。”

這話換一個人說,薑雲姝必定覺得對方油嘴滑舌,可話從蕭奕嘴裡說出來,她就隻剩下歡喜了。

“對了,今天有人給我送了這東西。”她拿出白玉瓶子:“我懷疑有人知道是我拿出瞭解藥,想引我去查這事。”

她琢磨著,觀音菩薩在廟裡供著,她姨母又恰好和許多位中毒的夫人都去過同一間寺廟。

先前她就動過去廟裡一探究竟的心思,是蕭奕讓她稍安勿躁,她才忍著冇去。

蕭奕接過瓷瓶仔細檢視,得出的結論和她想的基本相同:“既然對方知道是你,為何又要引你去查?自相矛盾。”

“是啊,好奇怪。”

見她凝眉沉思半晌,蕭奕剛要開口,忽然聽她說道:“有冇有可能,揚州城裡還存在著另外一股勢力,他想借刀殺人!”

他眉宇間舒展開來。

“是個好思路。”

“我是不是很聰明?”

得了蕭奕的頷首,薑雲姝的小尾巴差點就得意的翹到了天上去。

“哼!想利用我?我纔不去查呢!有我們家蕭大人在,我纔不信旁人,更不可能上當!”

蕭奕明顯有被取悅到,但他並不相信小姑娘這張嘴。

“最好如此。”

“你放心,我肯定老老實實的,不給你招災惹禍。”

她想的很清楚,既然蕭奕已經幫她把解藥方子送出去了,製止了事態變得更加嚴重,這就夠了。

那個給她送信的一準不是什麼好人!她若是因此身陷囹圄,可就得不償失了。

至於懲治那幕後凶手……來日方長,蕭奕遲早能把那人逮出來,她不急。

“對了,阿鈺給你送請帖了吧?”

“日期定在後日。”

“是我姨母想見你,我已經跟她說了與你兩情相悅,所以你到時候可要好好表現才行。”

“好。”

她突然好奇:“你有冇有想過,要是我家裡人都不同意怎麼辦呀?”

蕭奕正握著她的指尖把玩,聞言動作頓了下。

“那就把你搶回去。”

正常人不是應該回答,自己會努力得到她家裡人的認可嗎?

好吧,蕭奕他不是正常人。

不過搶親這種事情,她覺得蕭奕是做得出來的。

她剛想矯正他這錯誤的觀念,便聽他道:“放心,我有辦法說服沈老夫人。”

“什麼辦法?你可不許嚇唬我外祖母!”

她額頭又被他輕敲了下,耳邊是他無奈的低笑:“什麼傻話都說,你的長輩便是我的長輩,我如何會渾來。”

薑雲姝心裡卻是犯了嘀咕,總覺著蕭奕那句“把你搶回來”不是玩笑。

他這人行事一向霸道,若外祖母真是說什麼都不肯將她嫁過去,他恐怕真會動些不該有的念頭。

她突然有點犯愁。-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