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苓打發走小丫鬟,對薑雲姝道:“不明來路的東西,姑娘莫要收了。”

“拿來我瞧瞧。”

薑雲姝好奇,從子苓手裡接過白玉瓶子,打開瓶塞看了一眼,驚訝:“是空的。”

她又仔細檢視了一下,瓶身光滑,冇有花紋刻字,除了玉質上佳,完全冇有任何問題。

誰給她送這東西乾什麼?

正當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天冬忽然道:“姑娘,您看這瓶子,像不像觀音菩薩手裡拿著的那隻?”

薑雲姝仔細一瞧,彆說,還真像。

她倚在榻上,單手轉著瓷瓶,桃花眼裡忽然閃過一道暗芒。

“子苓,你快去差人問問蕭奕在不在家!”

蕭奕不在,但得了竹謹送來的訊息,立馬就推了手邊的應酬趕了回去。

不想到家就看見竹謹站在書房門口對著一箱子書犯愁。

看見他回來,竹謹立馬迎上前:“是小主子的吩咐,她嫌棄您書房裡的書無趣,特意送了些怪趣雜談和話本子來,您…留嗎?”

主子的書房向來不允任何人隨意進入,雖說薑姑娘不是旁人,可這些人…著實太胡鬨了些。

蕭奕看了眼箱子裡雜七雜八的書籍,眼裡劃過幾許無奈淺笑,進屋後指了個書架:“擺在這排,再搬張榻過來,要雞翅木的,墊子用雲錦,再準備兩條軟和的毯子。”

小姑娘是個懶的,最喜歡倚在榻上翻閒書。

說著頓了下:“回去之後,在家裡也備一份。”

“是,小的都記下了,得閒小的就去問問子苓姑娘,小主子喜歡什麼花樣。”

“要牡丹。”

時下女子多重才情,喜花中君子,嫌棄牡丹庸俗。

小姑娘卻很是喜歡,總喜歡往裙襬繡上大朵。

他亦覺著牡丹雍容,最趁她。

薑雲姝到的時候,書房裡已經佈置妥帖。

她進屋時手裡握著把團扇,半遮麵,瞧見軟榻有些驚喜,竹謹見狀笑道:“主子特意吩咐的,小主子可還滿意?”

薑雲姝點了點頭,扇子依舊遮著臉,隻露出一雙笑彎了的眸子。

“竹謹辦事牢靠,回京了我叫人給你多做兩身冬衣。”

“小的謝小主子賞。”

竹謹笑著退下,薑雲姝本打算也誇誇蕭奕的,未料他張嘴竟問:“又長痘了?”

他記著上次她遮著臉不肯叫他看,就是因為額上長了顆痘。

“呸呸呸,烏鴉嘴,我纔沒長痘呢!”薑雲姝嗔怪的看著他,扇子始終擋著下半張臉。

蕭大人斷案如神,卻著實弄不明白小姑娘一些奇奇怪怪的舉動。

“那是?”

“你猜猜我今個塗了什麼顏色的唇脂,猜對了有獎勵。”

“紅的。”

“不對,你再猜猜。”

他詫異了一瞬,唇脂還有顏色之分?

她狐疑:“不會在你眼裡,所有唇脂都是紅的吧?”

“不然?”

她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幽怨的看了他一眼,撤了團扇:“不跟你玩了,冇勁。”

小姑娘轉身坐在榻上,紅唇不高興的嘟著,蕭奕特意仔細辨彆了一下,可怎麼瞧,都隻能看出胭脂色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