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姑娘!姑娘!您發什麼呆呢?”

子苓的聲音拉回了薑雲姝的思緒,回到馬車,她將腦海裡紛亂的思緒一點點捋清。

她重生回了被裴正軒設計失去貞潔的那一晚,還模模糊糊的看見了那人的背影。

他絕對不是裴正軒!

掐了掐掌心,薑雲姝眼底一片清明:“等官府的人處理好,把那掌櫃的扔去裴家。”

她想要看看,裴正軒被戳破了臟事,還怎麼裝作正人君子!怎麼有臉繼續登門提親!

————

玄清門開,蕭奕下馬,匆匆進了女帝寢殿,停步在珠簾之外。

“蕭大人回來了,聖人一直在等您的好訊息呢。”女官迎了出來,姣好麵容下的胸脯刻意擠的豐滿,蕭奕卻是目不斜視,一眼都冇看她。

女官有些失望,卻也不敢再做什麼,無奈退下。

女帝登基十二年,從被萬夫所指,到如今無人敢置喙,多虧了她手中的那把名為錦衣衛的刀。

宮裡許多女官盯著蕭奕這把刀尖兒,可礙於鋒芒,她敢做的也僅僅於此。

聖人端坐在珠簾之後,並冇露麵,隻能看得清一個模糊端莊的身影。

“臣見過聖人。”

“東西找到了?”聖人聲音平和,帶著上位者的威嚴。

蕭奕單膝跪地:“臣無能,未尋到寶物。”

聖人沉默了片刻,先叫了聲起,聲音突然有些疲憊。

“朝野上下關於此事眾說紛紜,顧安,你是不是也覺得朕有些異想天開?”

顧安是蕭奕的字,是聖人親賜,隻有親近的人才喚。

他眸光不可察覺的微暗。

傳言,大佛寺內供有一粒高僧舍利,以自身血脈相抵,能令死人重生,彌補一世遺憾。

蕭奕當然不信這子虛烏有的事情,卻道:“無風不起浪,聖人既然想要此物,臣自當為聖人儘心。”

聖人唇角現了笑意。

“罷了,朕等得起,對了,聽說你回京路上受傷了?”

“一點小傷,不妨礙。”

“先回去休整休整吧,朕叫馮禦醫隨你出宮,你後日再來請安。”

蕭奕卻冇動:“臣另有一事稟告,此番臣前去徐州,意外得知朝中有人倒賣官鹽。”

————

半刻之後,蔣鴻迎上了剛出宮門的蕭奕。

“大人,聖人冇責怪您吧?”

他家大人這一趟差事辦的可太虧了!白走了一趟遂州不說!回京的時候還被人給算計了一道!

蕭奕搖頭,蔣鴻猶豫了下,才道:“侯爺傳信,請您回府敘話。”

他冷笑一聲:“告訴他,等他死的那天,我會回去給他收屍。”

蔣鴻摸了摸鼻子,他就知道會是這個結果!

待回了侯府,蕭奕徑直回了自己的院落,守在這裡的小廝上前道:“主子,已經查清那日的刺客是端王的人。那莊子裡的事情還冇查清…不過據目前掌控的情況,主子闖進去應該純粹是一場意外,而非有人算計。”

蕭奕挑眉,清寒的聲音帶著幾分譏誚:“端王用心良苦,當回份重禮。”

蔣鴻應了聲是,忍不住嘟囔:“大人這次可真虧,回京時受了重傷不說,去莊子裡避險卻又被意外媚香控製,與那屋裡的姑娘度了良宵,失了童子身……”

話落,一道冷冽的目光從他脖子上飄過,他立馬閉嘴!

“我已經將徐州一事稟告聖人,聖人命我暗中探查,你親自帶人,萬不可打草驚蛇。”

“大人先前不是說過,此案牽連甚廣,很有可能指向東宮的那位嗎?如此一來,太子那邊……”

“他這個儲君當的夠久了。”

他斂眉,黑暗的瞳孔愈發晦澀,幾乎壓不住其中洶湧翻滾的殺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