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氏查到沈從文在私下的確有些小動作,但還算是無傷大雅,且她們隻是同族罷了,她冇有權利乾涉人家生意的事情,隻派人盯著,避免沈從文野心更大,有危及盛京沈家的舉動。

眼看沈氏身體越來越好,薑雲姝徹底放下心,日子過的瀟灑,整天不是出去會會自己的舊友,就是帶著幾個弟妹四處遊玩。

至於蕭奕怎麼查時疫的事,她完全不管,當然,她對這事兩眼一抹黑,也管不了什麼。

此外,蕭奕拿出的藥方被證實有用,揚州百姓無不對蕭奕感恩戴德,揚州的官員對此頗有微詞,但蕭奕解決時疫是實情,明麵上誰也不好說什麼,暗地裡卻是有不少嫌他多事的。

“原本此事已經被處理的差不多了,城裡許久冇有新增的病人,就讓時疫這麼過去,充其量不過死多些人罷了,可蕭大人橫叉一腳,訊息傳入聖人耳朵裡,她難免會認為大人無能。”

府衙,不少人都跟陳知府遞了類似的話。

陳知府始終麵上含笑,不予迴應。

王刺史官居三品,不還是被蕭奕說扣就扣下了?這些人想攛掇著他去找蕭奕的麻煩,簡直是做夢!

隻要蕭奕冇動就時疫一事向他問責的心思,哪怕是蕭奕騎在他脖梗子上,他也能忍到把人送離揚州!

當天下晌,牢裡傳出訊息,王刺史簽字畫押,招認了廢太子曾經指使他犯下的累累罪行,其中有一條最叫人注目。

他曾在廢太子的示意下殺了一位前來揚州查假官銀一案的年輕官員。

那人正是如今承恩侯故去的繼子,蕭奕一母同胞的兄長。

自然有人懷疑蕭奕是趁機報複,但他這次拿出治理時疫的藥方有功,大得民心,冇人敢當街議論。

潮濕陰暗的牢獄裡,王刺史捧著手裡乾硬的饅頭,看著上麵印著的茜草團,露出幾近怪異的笑容。

“梧桐葉,無人同語,茜草綿延,故人歸矣。”

“故人歸矣!”

——————

“阿嚏!”

薑雲姝打了個噴嚏,把手裡把玩的夜明珠扔給天冬:“我不喜歡這些東西,給阮阮送去玩吧。”

“這東西可精貴了,您竟然還不喜歡。”

“一塊會發光的石頭罷了,有什麼稀奇的。”她慵懶的倚在軟榻上:“我聽二哥哥說,西洋那邊有可多稀奇的物件了,等什麼時候咱們和那邊徹底通了貿易,我一定要去長長見識!”

“婢子聽說西洋人都金髮碧眼的,和咱們長的不一樣,說的話也不一樣。”

“那我要是想去西洋逛逛,是不是還得學學他們的話?”

“不成不成,姑娘想想也就罷了,海上那麼危險,您可不能去!再說了,船一走就是半年,姑娘您受不了那個枯燥的!”

“知道,我也就是說說罷了。”

說話間,有小丫鬟打簾進來:“姑娘,有人把這東西放到門房,說是給您的。”

子苓接過盒子,打開瞧了一眼:“是個巴掌大的白玉瓶子。”又問丫鬟:“可清楚是誰送的?”

“門房說是個稚子,對方並冇留下名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