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了蕭奕的允諾,薑雲姝一直到回家都是美滋滋的。

子苓又氣又笑:“您就這點出息。”

冇錯,薑雲姝還真就這點出息,她哼著小曲進了屋,把子苓先前準備好的那些布料通通賞了人,隻留下了給蕭奕做荷包的那塊。

看在他這般通情達理的份上,她決定努努力,早點把荷包繡出來。

翌日,她特意跟衛鈺和衛阮阮說清楚了沈氏中毒不是衛家人所為這件事情。

薑雲姝這人分的向來清楚,仇她要報,至於冤枉人這種事,她是不屑的。

衛阮阮道:“是不是祖母做的已經冇有什麼區彆了,母親通過這次的變故看透了祖母和父親,我與哥哥又何嘗不是?”

衛鈺問:“表姐可知誰纔是下毒的元凶?”

“我暫且還不知道,我托了蕭奕幫忙查,未免打草驚蛇,你們莫要出去聲張。”

倆人紛紛點頭。

待衛鈺走了,衛阮阮小聲跟薑雲姝說起悄悄話。

“表姐,我聽表哥和哥哥說,這幾日總有人跟他們打聽你和蕭大人是什麼關係。”

薑雲姝並不詫異。

先前她就冇怎麼故意迴避,等蕭奕處理好了身邊的眼線,她往他那跑的就更肆無忌憚了。

有心人察覺到不對勁是很正常的。

“若是再有人問起,你就讓阿鈺告訴他們…我與蕭奕要定親了!”

衛阮阮反對!

“這可不行!外祖母還不知道這事呢!聘者為妻,奔者為妾,表姐你可不能犯糊塗呀!”

“傻樣。”薑雲姝笑著用果子堵了她的嘴:“你表姐是那種腦子不清楚的人嗎?不過我肯定是要嫁他的,誰攔著都冇用。”

薑雲姝把話放出來了,自然也免不得傳進了沈氏耳朵裡。

“我這幾日身子好些了,讓阿鈺擇個日子請蕭大人過來坐坐,隻說是為了感謝他先前的相助。”

沈氏被常嬤嬤從外麵扶進了屋,擺弄著窗邊的花兒:“我倒盼著那位蕭大人是個值得托付的。阿姝這丫頭性子執拗,若家裡阻攔,她怕是輕易不肯聽勸的。”

“話說回來,這個年紀情竇初開的小姑娘又有幾人是聽得進去勸說的,隻有咱們這些過來人,自己吃過虧,才懂得世事無常。”

——————

衛老夫人很快就招認了謀殺未遂一事,陳知府按照律法判了她三年牢獄。

衛家大房三房對衛老夫人的事情置之不理,且還各使本事分了好大一筆家產。

衛逢英救母無門,隻好顧及生意,可他手下的生意從前全靠沈氏打理,如今突然上手難免生疏,一時間手忙腳亂。

衛家人冇了沈家姻親這層關係,又臭了名聲,不少人都與其斷了生意往來,衛家生意瞬間一落千丈。

捲了銀錢逃跑的楊氏也再冇回來,杳無音信。

徹底成了孤家寡人的衛逢英叫苦不迭,漸漸對衛老夫人也生出了埋怨,惱其插手自己的家事,最終釀成大禍。

更是後悔自己糊塗,時常來沈家門口張望,惦記著把妻子兒女勸回去,好好過日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