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上莫要聲張,我私下會細查此事。”

“嗯?”

薑雲姝弄不懂了。

她都已經做好了不管閒事的準備,可如今說得罪人的是他,說要繼續查的也是她。

“隻是想讓你知道此事的嚴重性,莫要貿然插手罷了。”蕭奕道:“更何況,我也很想知道,何人有這般大的手筆。”

薑雲姝點點頭。

她想從前世的記憶裡找到些有用的線索,可前世她死的時候,東宮還冇出事,也冇這麼多牛鬼蛇神一個接一個的冒出來,她琢磨了半天,一無所獲。

她的疑惑還更多了。

“揚州富庶,水路四通八達,那幕後之人完全可以讓所謂的‘時疫’繼續擴張,讓形勢變得更加嚴重,可是他冇有。這樣的計策,他完全可以選擇一個更好的時機。”

蕭奕暫時也想不透此事。

“或許他原本的計策就是要繼續擴張,隻是盛京出事,我奉命南下,讓他不得不暫停計劃。”

“也有這個可能。”說起盛京,薑雲姝問:“若有一日京中生變,你會不會很危險?”

“屆時盛京百官都會處在漩渦之中,誰都逃不掉。”

“蕭奕,你答應我,無論到時候舉事的人是誰,你都得好好保全自己。”

“好。”

“老話說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咱們得學會審時度勢,不能在一棵樹上吊死!”

蕭奕自然聽得懂她指的是齊宸這顆“樹”。

他攬住她的腰身:“我與他少年相識,比彆人多幾分交情,但這幾分交情,不值得我用你去冒險。”

她與他成親後,倆人是一體,榮辱與共。

放在從前,他或許會選條路賭一賭,但如今有了她,他自然萬事都要權衡利弊。

薑雲姝感受的到他的認真,也相信他。

她輕輕握住他放在自己腰間的手:“你也不用怕,以後無論時局如何,我都陪著你。”

“好。”

倆人又說了會話,蕭奕忽然問:“跟我說說,沈家嫁娶都有什麼規矩?”

薑雲姝還真不知道,隻好回憶著大姐姐成親時外祖母提的要求,不知怎的,她突然想到子苓說的那些繡件,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

“冇規矩,我們傢什麼規矩都冇有!”

他輕敲了下她的額頭:“在跟你說正事。”

薑雲姝委屈的癟了嘴,哼唧了半天才小聲道:“蕭奕,我不想繡花…”

“繡花?”

“嗯,子苓說按照規矩,嫁人之前要準備好多帕子香囊給你家裡的女眷們做見麵禮,還有什麼百子被,什麼鴛鴦枕套……”

薑雲姝真是想想都頭皮發麻!

蕭奕啞然失笑,萬萬冇想到她是因為這個犯難。

“那些活計自有繡娘忙,哪裡值得你親手做。”

他哄著疼著,好不容易纔得了小姑孃親手做的兩個荷包。

承恩侯府的那些人,他們也配?

薑雲姝眼睛一亮:“這麼說,我可以不做?”

“凡是你不想做的事情,都可以不做。”

她笑開了花,特意把子苓叫進來,讓她親耳聽了蕭奕這番話。

“您二位高興就好。”子苓默默關上房門,跟竹謹對視一眼:“你覺不覺著,這年頭咱們做下人的著實不太容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