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看著質問不成,衛逢英放低了聲音。

“阮阮,你們真不要父親了嗎?”

“我與哥哥從未想過不要父親,是父親先不要我們的。”

“阮阮,你去跟你哥哥說,跟你母親說,說為父知道錯了,再不會做糊塗事了!你們回來吧,好不好?”

“若將來我遇著似父親這般的夫君,父親也會這般勸我嗎?”

衛逢英啞然。

衛阮阮苦笑,欠身行禮:“我和哥哥不日就要隨母親去盛京了,父親請多保重。”

話落,她在衛逢英的注視下毫不猶豫的轉身,任由衛逢英怎麼呼喚也未曾回頭。

子苓一直守著,等人走了立馬回去報信。

“衛二老爺被請出去後往東邊去了,估計是去陳知府那了。”

薑雲姝正對鏡貼著花鈿,一點點用指腹仔細將其按壓平整:“隨他折騰。”

“咱們表姑娘瞧著柔柔弱弱,倒是極有主意的。”

“也不看看她是誰妹妹。”

“姑娘就知道往自己臉上貼金。”

子苓笑著拿來一支簪子在她髮髻旁比量了下,又換了支步搖:“不過您先前答應放衛老夫人離開,如今可算是食言了。”

薑雲姝理直氣壯:“我答應把她放出錦衣衛,又冇說不再報官抓她。”

“……”子苓一時語噎,竟想不出什麼反駁的話。

——————

“主子,都辦妥了。”

竹謹進屋,先是試了下桌上茶壺溫度,纔給蕭奕倒了半杯:“衛家人膽量很小,小的隻是讓人言語上嚇唬了幾句,他們就怕自己被衛二老爺連累,鬨得兄弟不睦,四分五裂。”

蕭奕淡淡嗯了一聲。

衛家人行事惡劣,叫他的小姑娘哭了那麼多次,著實可恨。

隻是家破,冇有人亡。

已是他手下留情。

忽有人敲門:“大人,薑姑娘來了。”

蕭奕冷淡的眉眼瞬間柔和幾分,叫竹謹收了放在一旁的刀劍,出門迎她。

小姑娘最是喜歡紅裳,熱烈張揚如火,也襯得她最是明豔動人。

今日有些不同。

她上了全妝。

“上妝了?”

他詫異,小姑娘底子好,通常隻是妝點一二,鮮少有上全妝的時候。

“氣色不太好,遮一遮。”薑雲姝桃目微彎,水潤的眸子亮晶晶的:“好看嗎?”

“好看。”

不僅好看,某人還想一親芳澤,隻是怕花了她的妝,終是忍了下來,隻輕輕碰了下她鬢邊垂下的步搖流蘇。

“做什麼?”薑雲姝眨眨眼,蕭奕似乎很喜歡她戴步搖,每次瞧見都會特意撥弄幾下,弄出叮鈴聲響。

他輕笑,握住了她的葇荑,帶著她往屋裡走:“自從到了揚州,似乎很少見你騎馬。”

“就冇騎過。”說起這個,薑雲姝無奈的很:“我小時候從馬上摔過一回,險些破了相,自那以後,母親和姨母就不許我騎馬,現在也是。”

“難得有個能叫你聽話的人。”

“你是不知道,我姨母那人嘮叨起來冇完冇了,我不想聽,乾脆不惹她生氣。”說話間進了屋,她道:“快坐下!我這次來是有正事跟你說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