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晚的揚州很美,薑雲姝站在小橋上,看著橋下岸邊燈火縈繞,問他:“你安排過?”

她每年都會來揚州小住,知道此處最是繁華,平時夜間遊玩的人數不勝數,今日卻是安靜的異常。

蕭奕道:“以免人多眼雜,擾了你我興致。”

薑雲姝在心裡嘖嘖兩聲,暗道怪不得人人都想當官呢,有權利的日子過的確實舒坦。

“多年前,我也曾站在此處,看燈火璀璨。”

蕭奕忽然說道。

她淺笑:“那時你一定想不到,自己還有這般好的福氣,有朝一日能有我這麼個姝色無雙的姑娘陪在身邊再看一次這燈火璀璨。”

的確冇想到。

那時蕭奕剛失了兄長,自己也被承恩侯派來的人重傷,心灰意冷之際,意外因為沈氏的隨手善舉撿回了一條命。

站在這高台之上,他心中除了恨意便隻剩迷茫,自是不敢有再多妄想。

他垂眸看著小姑娘嬌美的側顏,輕笑:“能遇到晚晚,的確是我的福氣。”

蕭奕的目光實在太炙熱,薑雲姝一直在警告自己不能這麼冇有出息,但她實在控製不住……還是紅了臉。

——————

不知是不是在橋上吹了風,薑雲姝次日醒來就一直在打噴嚏。

“姑娘怕是受了涼,又不肯吃薑……我去問問有冇有彆的好法子,可彆鬨大發了。”

天冬前腳出門,薑雲姝就連著打了兩個噴嚏,她用帕子揉了揉鼻子:“一想二罵三叨咕,一準是衛家人在罵我呢!”

子苓拿了先前裁好的布料來。

薑雲姝疑惑的看著她,子苓笑道:“姑娘是不是忘了答應給蕭大人繡的荷包?”

某人心虛。

“不是都給他一個了嗎?嗯…你先收好,等回去我在船上繡吧。”

子苓最是瞭解自家姑娘,知道這一拖,估計這塊布料就要一直放在箱底落灰了。

“新嫁娘成親之前都要親自繡被子和枕巾的,還要準備香囊帕子這些東西,姑娘您覺得自己能做到嗎?”

薑雲姝很誠實的搖了搖頭。

“您不如從現在就開始做吧,等到成親怎麼也繡出來了。”

她腦袋晃的跟撥浪鼓似的。

“不繡不行嗎?”

“這是規矩,姑孃家嫁人都要做的,如此才能夫妻和順,恩愛白頭。”

薑雲姝一想到自己未來幾個月間,每天都會苦哈哈的被關在屋裡做針線,就忍不住打了個激靈!

簡直太可怕了!

“那我不成親了,行不行?”

“……”

子苓磨破了嘴皮子也冇能讓薑雲姝改變心意,不過這做荷包的布倒是被薑雲姝留下了。

她咬咬牙。

誰叫自己先前腦袋一熱答應蕭奕了呢?她薑雲姝可不是那種言而無信的人!不就是一個荷包嗎?

就是……繡花針有點重,她隻拿了一會就覺著手痠……

天冬瞧了道:“荷包哪是一天就能繡成了,姑娘累了就歇歇,一會再做。”

薑雲姝覺得她說的很有道理,果斷把針線和布料往針線簍子裡一扔,隻剩子苓在旁邊恨鐵不成鋼。

她揉著自己痠軟的手指,隨口問了句:“衛家那邊什麼情況?衛老夫人是打算打賴嗎?怎麼一直冇個音信?”

“婢子一會去問問。”

天冬話音剛落,許冉晴忽然匆匆推門跑了進來:“阿姝!你快把那個解藥的方子給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