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洗冤錄?

薑雲姝精緻的眉頭瞬間湊在一處。

阿鈺這孩子小小年紀做什麼要看那麼沉重難解的東西?可真是太想不開了!

“阿鈺那孩子應該不會主動過來,沈雲河那小子提議的吧?”

蕭奕隻笑不語,默認。

“你倒是有閒情逸緻,陪他們兩個孩子玩。”

“對內弟,我自是要有幾分耐心。”

“誰是你內弟?不害臊。”

薑雲姝嗔他,到底是未出閣的姑娘,麪皮還是薄的,聽他如此自然的喚了“內弟”,臉頰泛粉。

蕭奕倒是自在:“用過晚飯了?”

“嗯,今兒心情好,吃了一碗半米飯,現在還撐著呢。”

“出去走走?”

“你不怕被人瞧見嗎?”

“怕什麼。你我兩情相悅,光明正大。”

她纔不信,先前他可不是這麼做的。

“你處理好那些煩人的眼線了?”

他頷首。

她就知道!

“要是叫盛京那些人知道咱們在一起,估計要驚掉眼球的。”

“也快。”

薑雲姝轉轉眼珠,是啊,也快。

等他的事情處理好,姨母的身體休養好,他們就要回盛京了,回京之後不出意外他們便要定親。

錦衣衛凶神惡煞的蕭大人,沈家囂張跋扈的表姑娘。

這倆人湊在一起,的確會在京裡引起軒然大,波。

“我記著大姐姐定親時,大姐夫還送了一對活的大雁來,長得可好看可威風了,我想養幾天,二姐姐說什麼也不讓。等你給我送大雁的時候,我就把它們養在自己院子裡,天天看著!”

哪有人把提親的大雁養在家裡的?

蕭奕卻是毫不介意小姑娘這點奇奇怪怪的想法,全部笑納。

“好。”

走到門口,他貼心的扶她上了馬車,自己也跟著鑽了進去。

蕭奕忽然想起了什麼,道:“我今早收到訊息,景昭入了隴西林將軍麾下。”

薑雲姝驚訝的合不攏嘴。

“隴西?他去了隴西?”

景昭走的時候可不是那麼和她說的!

“隴西戰事頻發,他應當是想快些拿到軍功。”

“隴西是什麼地方?十人去了三人還!他簡直胡來!”

蕭奕卻道:“若由我選,我也會去隴西。”

隴西貼近西域,戰事頻發,凡是投軍者幾乎都會繞開這個選擇,每年隴西征軍都要費一番力氣。

但也有好處,那是個天高皇帝遠的地界,當地守將林將軍是出了名的愛才之人,從不打壓手下軍官,隻要景昭能豁出命,運氣又足夠好,的確能短時間內在隴西拚出些明堂。

“罷了罷了,他人都到了,我說什麼也冇用了,與其擔驚受怕,還不如盼著他早日出人頭地呢。”

她是真的盼著他出人頭地。

盛京的情況愈發覆雜,如今假太子被揭穿,多方人馬對那個空出來的位置蠢蠢欲動,恨不能將其立刻收入囊中。

在薑雲姝看來,眼下長寧侯府隻有一條路,那便是先輔佐聖人那個流落在外的親孫子,穩了聖人的心,之後再尋後路。

可薑雲姝不是景家人,並不能左右他們的選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