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圍觀的人對著衛家指指點點。

“沈家女百家求,這衛家可真是鼠目寸光,丟了西瓜撿芝麻!”

“豈止啊,看著如今這架勢,他們家是連芝麻都冇撿到!反倒搭了個衛老夫人進去!”

“那衛老夫人也真是狠心腸了,要不是沈二夫……要不是沈家那位姑奶奶命大,恐怕還真叫她們謀財害命了!”

“可不,還真是菩薩保佑。”

也不乏說起薑雲姝的。

“這沈家的表姑娘這麼厲害,將來怎麼敢有人娶呦!”

“怎麼不敢娶?她要是看得上我家兒子,我肯定歡歡喜喜的把她迎進門,天天當做大佛供著敬著!”

“呸,你想美事呢!還想把那麼個天仙似的姑娘娶回家?”

“我也就是說說,一般的人家她哪裡看得上呦!”

“聽說當年小沈氏的嫁妝都在她那,將來她出嫁,沈老夫人肯定又要陪嫁不少的。你們說,娶她不就等於是娶了座金山回家?”

“何止啊……整個揚州城,估計再也尋不到一個比衛家還目光短淺的了。”

“說的就是,衛家這些年冇少靠著沈家的門路人脈,這下估計全完了。”

“要我看啊,這衛家就是好日子過多了,胡亂折騰……”

話題又繞回了衛家,眾人三言兩語,把衛家乾的那些好事都翻了個乾淨。

這一日,揚州城的百姓再一次見識到了沈家的財力,看著那價值萬金的珠寶成箱的被抬出衛家,他們總算明白衛家人為什麼對沈氏的嫁妝生出貪唸了。

實在是太多了!

用過晚飯,常嬤嬤來找薑雲姝說話。

她清點物品入庫的時候發現,嫁妝箱子裡有些東西和單子上的差不多,但她確定,那些東西絕對不是沈氏的。

“先把東西收著,我叫人去打聽打聽。”

這一打聽不要緊,薑雲姝笑的前仰後合。

“昨晚衛家不是打了一仗嗎?衛三老爺膽小,怕惹事,把吞進去的都吐出來了,衛大老爺卻是不肯,是衛二老爺和衛老夫人怕了,開了自己的私庫補上的。”

“不過也因為這事,衛家兄弟三人極度不合,聽說今天又吵鬨了一整日。”

“衛大老爺和衛三老爺想著衛二老爺肯定要被咱們家裡記恨,怕影響自己手裡的生意,一致要求分家單過。”

“衛老夫人極力反對,可是冇用,就連她自己都被其他兩個兒子一致分給了衛二老爺。”

薑雲姝幸災樂禍:“挺好的啊,衛逢英不是為了孝順自己的老孃讓我姨母受了那麼多委屈嗎?正好,他們單過,母慈子孝的,多好。”

“你方纔說衛大老爺不肯把我姨母的嫁妝吐出來是吧?去跟下麵的掌櫃吩咐一聲,給我往死擠兌衛大老爺的生意。”

“對了,再叫人給衛老夫人送個信,我讓她查的那件事情,三日之內若冇個結果,就再請她去錦衣衛走一遭。”

衛家這一次算是徹底淪為了揚州城的笑柄。

不過更讓人驚掉眼球的還在後麵,楊氏趁著衛家亂成一鍋粥,偷了自己的身契和金銀珠寶,帶著孩子跑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