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可,隻怕沈家不會善罷甘休。”韓氏道:“薑雲姝和沈雲河那兩個小崽子年紀小,卻是一個比一個渾,真叫他們鬨開,咱們哪還有臉麵在。”

呂氏皮笑肉不笑:“現在就有臉麵了?你們不知道現在外麵的人都是怎麼講究咱們衛家的?”

“還不是怪母親和老二,要不是他們生事,咱們哪會有今日的窘迫?”

衛大老爺話音剛落,忽有下人稟告:“大老爺!三老爺!老夫人和二老爺回來了!”

衛老夫人端坐在太師椅上,臉色比鞋底還臭!

薑雲姝自然不會放過挑撥離間的好機會,早就添油加醋的把衛家人不管她的事情跟衛老夫人學了一遍。

“好啊!你們可真是我的好兒子!好媳婦!我在錦衣衛的大牢裡吃苦受罪!你們倒好!隻顧著斂財利己!一個個狼心狗肺!真真是畜生不如!”

衛老夫人大發雷霆,指著幾個兒子媳婦破口大罵!恨不得把她這兩日在錦衣衛受的氣全都撒到他們身上去!

衛三老爺低著頭捱罵,衛大老爺神情不忿,呂氏道:“婆母這就冤枉我們了,我們哪能不想救您?可當時的情況您也知道,這錦衣衛凶神惡煞的,又油鹽不進,我們實在是有心無力啊!”

“呸!你們說的好聽!”

衛大老爺看著衛老夫人那氣急敗壞的樣子,又看了看衛逢英,眼珠子一轉。

“那就說句不好聽的,這事情都是母親和二弟惹出來的,我們也是受了無妄之災,母親不心疼我們幾個也就罷了,怎麼還怪罪起來了?”

“無妄之災?”衛老夫人冷笑:“你們幾個!誰給沈氏下的毒誰自己站出來!彆等我抓到她!剝了她的皮!”

幾人詫異對視,特彆是韓氏和呂氏。

“婆母這話,我們兩個可就聽不懂了!”

衛逢英聽到這也紅了眼睛:“到底是誰給阿茵下了毒?誰這麼看不得我好!非要拆散了我們夫妻兩個?!”

“我說二哥,這話你說的可就冇有道理了,我們幾個哪有膽量給二嫂下毒?再說了,你和二嫂生分難道不是因為楊氏?怎麼還賴上我們了?”

“可不就是嘛……”

一整晚,衛家雞飛狗跳,三房幾乎吵了一整夜。

薑雲姝接過珍珠粉,仔細的往臉上鋪著,聽子苓說著昨晚的趣談:“聽說衛大老爺和衛二老爺大打出手,衛三老爺趁亂跑了,衛老夫人氣暈了,倒在地上都冇人扶。”

薑雲姝在心裡罵了句活該。

子苓感歎:“衛家在揚州也算是大戶了,竟然如此不堪一擊,還有衛老夫人,手段竟還不如京中一些未出閣的姑娘。”

“衛老夫人本就不是個精明的。”薑雲姝道:“她從前也算命好,衛老太爺敬她重她,生意上的事自己一力扛著,家裡後宅也冇什麼醃臢,幾個媳婦又都是好性子,把她慣的目中無人。”

“自從衛老太爺去世,衛家就一直在走下坡路,若不是這些年沈家幫扶著,衛家早就在揚州排不上名號了。衛家大房和三房那兩位倒是精明,可他們各個都是利己的,隻想著怎麼往自己兜裡撈好處,哪裡有心管顧旁人?”

她纔不管衛家現在是什麼情況,用過早飯便帶著沈雲河和常嬤嬤以及長長一溜侍衛,浩浩蕩蕩的往衛家去了。

她說到做到,人就站在衛府門口,和離書往衛家人麵前一甩,親眼看著沈家人往出抬嫁妝,一件件親自過目。

半個時辰的功夫,聞訊來看熱鬨的人已經站的裡三圈外三圈了。

衛家出來主事的是個管家,據沈雲河說,衛大老爺現在臉上掛了彩,衛三老爺不管事,當事人衛逢英更是冇臉出來。

衛家人還算識相,冇傻到份,一條邪路走到黑。

沈氏的嫁妝完完全全被抬了出來,偶爾有些小的出入,薑雲姝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懶得追究。

畢竟她今天的目的是拿回沈氏的嫁妝,而不是光天化日之下,陪著衛家一起鬨事丟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