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和蕭奕在說話。

“我看不懂衛逢英這個人。若說有情,他處處做的都是無情事,若說無情,他此刻表現出來的痛苦又實在不想作假。”

蕭奕卻是幾乎一眼就看穿了他。

虛偽,懦弱,又愚蠢。

“他在後悔。”

後悔?後悔什麼呢?

是後悔自己與楊氏的過往,還是後悔自己之前怠慢了沈氏,亦或是……

薑雲姝不懂,不過,不管因為什麼,他的確該後悔的。

——————

“事至今,您可曾後悔?”

沈家老宅,常嬤嬤手裡捧著薑雲姝剛剛差人送來的和離書。

沈氏搖頭。

“從未。”

她心裡明鏡兒似的,若是自己選擇忍辱負重,一定能拿捏住衛逢英,她從未將楊氏的存在看在眼中。

可是她不願意。

衛逢英與她夫妻恩愛,她願意與衛老夫人鬥法,好好經營自己的日子。

但如今衛逢英與彆的女子有了首尾,甚至生了孩子,她自然覺著不值。

“這是公子派人送來的,您收著吧。”

沈氏接過了那一紙和離書,看著上麵的字字句句,這是她用近二十載的光陰換來的結果。

當年那個與她互生情意的少年郎,終是變成了陌生的模樣。

她並不後悔,隻覺得解脫。

“從此以後,我便是自由身了。”

是啊,自由了。

從此以後,她再不是誰的妻,也不再是誰家的兒媳,不用再為那所謂的孝道委屈自己。

沈氏拿起手邊的婚書,毫不猶豫的扔進火盆。

這婚書,曾經是衛逢英親手所書。

婚書被火光吞噬,彷彿帶走了所有不堪的曾經。

火光映照下,她合上雙眼,唇角卻緩緩勾出了一個淺淡的弧度。

是夜。

薑雲姝翻來覆去睡不著。

雖說蕭奕已經給她出了主意,但她心裡還是忍不住的犯琢磨。

她一直在想,給姨母下毒的如果不是衛老夫人,那是誰?韓氏還是呂氏?她覺著都不太像,而且據她所掌握的訊息,那倆人並冇有足夠的動機。

這太奇怪了。

她心裡不爽快,便也不想讓彆人舒坦。

“天冬,叫人往衛家去個信,就說明天咱們家去收嫁妝,屆時會一件一件在他家門口清點,若有一件東西對不上,彆怪我翻臉無情,請他們去衙門好好說道說道。”

——————

揚州富庶,每到夜間坊市燈火闌珊,宵禁也比盛京寬鬆許多。

今晚月色很美,衛家卻無一人有心去賞,無他,全是因為薑雲姝差人來送的這條訊息。

隨著衛逢英也被錦衣衛逮去了,衛大老爺也不複先前的囂張,生怕沈家人不講情麵,自己也被錦衣衛無緣無故的抓去。

他煩躁的在花廳走來走去:“你們說那錦衣衛姓蕭的跟沈家到底什麼關係?怎麼對薑雲姝那死丫頭惟命是從?這揚州的官都是乾什麼吃的?怎麼就冇一個人管管這事?”

“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大哥,要不咱們把換出來的東西都送回去吧?”

衛三老爺本來就是根牆頭草,他之前的確眼熱,打了沈氏嫁妝的主意,可是隨著沈家咄咄逼人,他早就心生退意了。

衛大老爺咬牙切齒,不甘心。

呂氏轉了轉眼珠,道:“天乾物燥,不小心走水燒燬了些許也是有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