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衛逢英被錦衣衛從牢房帶了出來,他剛親眼目睹一場審問,此時走路哆哆嗦嗦,連腰板都挺不直了。

看見衛鈺,他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卻在他的注視下緩緩垂下了頭。

還是衛鈺先開口喚了聲父親,他纔敢問:“阿鈺,你母親她,還好嗎?”

“母親很好,我和表姐過來,是送和離書的。”衛鈺拿出了一早準備好的和離書:“這是母親親筆所書。”

衛逢英不敢置信,下意識看向薑雲姝。

“父親彆看了,這一切都是母親的意思。”

他不肯接:“你母親她不知道,那一切不是我的本意,我也是被矇在鼓裏的!”

“母親她知道。”衛鈺道:“母親她什麼都知道。”

“父親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您這些年讓母親受的委屈難道還不夠多嗎?您難道還指望著母親再委屈自己一次,去成全您所盼望的寧靜家和?”

“父親,您太自私了。”

衛鈺的聲聲指責刺耳無比,衛逢英依舊不肯死心:“你母親她真這麼想?她真的棄我與她十幾年的夫妻情分不顧了?”

薑雲姝覺著這人實在病得不輕,懶得理他,叫子苓拿出了一張白紙:“衛老夫人寫下份親眼見證二人和離的文書,便可被放出去了。”

“真的?”

“我可不像某些人,言而無信,整日做些背信棄義的噁心事。”

衛老夫人幾乎毫不猶豫:“寫!我這就寫!”又對衛逢英道:“兒啊!你快簽字畫押!娘還能再給你說個黃花大閨女做續絃!”

正巧不知那邊衛鈺說了什麼,衛逢英垂下頭,動作緩慢的拿起了衛鈺遞過來的筆,猶豫了很久,纔在衛老夫人的連聲催促下落了筆。

看著衛鈺把和離文書收起,他抱著頭蹲在地上,看起來似乎很痛苦。

沈老夫人寫完文書,沈雲河先前派人去請的沈氏族裡的長輩也來了,他簽字做了見證,官府那邊更是好辦,沈雲河跟衛鈺跑去尋人蓋了個章,這和離文書便生效了。

蕭奕放了人。

薑雲姝冷冰冰的提醒:“衛老夫人可彆忘了答應過我什麼,你要是食言了,我隨時能把你逮回來。”

衛老夫人腳下一個趔趄,隨即頭也不回,恨不得立刻就離開這個鬼地方!

衛逢英一路走的失魂落魄,衛鈺看著他的背影,不語。

沈雲河攬住他的肩膀:“阿鈺,你心裡若是難受,我帶你去吃頓酒吧。”

“對父親和母親而言,這是最好的結局,若是硬湊他們在一處,母親不會開心,父親也永遠不會悔改,與其成就一對怨偶,這樣挺好的,酒就不吃了,母親還等著咱們呢。”

“也好,那就改天,我隨時作陪。”

衛鈺頷首,看了眼走在一處的蕭奕和薑雲姝:“表姐和蕭大人的事,母親知道嗎?”

“都光明正大帶你過去了,估計差不離吧。怎麼?看你這表情,怕三姐吃虧?”

“表姐若是與他成親,日後怕是連個幫她出頭的人都冇有。”

“怎麼冇有?咱們又不是死的!管他是多大的官呢,小舅子打姐夫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衛鈺看了眼他單薄的身板:“打的過嗎?”

“打不過也得打啊!”沈雲河伸出拳頭搖了搖:“敢欺負我三姐!天王老子來了也不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