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奕卻是不知道從哪又拿出了枚一模一樣的玉佩遞給沈雲河,一點不偏不倚。

薑雲姝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這廝怎麼隨身帶這麼多玉佩?怕不是早就準備好了的?

“多謝姐夫!”

沈雲河哪裡缺這些,他歡喜的是蕭奕的態度,畢竟他重視這兩個未來妻弟,便等同於重視自家姐姐,是以他對於蕭奕的舉動很是滿意。

畢竟在他看來,自家三姐什麼都好,誰能娶到他三姐,那絕對是上輩子燒了高香的!

——————

蕭奕這次喚薑雲姝過來的原因無他。

衛老夫人在蔣鴻的審問下,老老實實的招了自己指使丫鬟給沈氏下毒,卻怎麼也不肯認先前下毒一事。

“依我的經驗,她冇有說謊。”

蕭奕都這麼說了,薑雲姝自然不會懷疑,她和沈雲河大眼瞪小眼。

竟不是衛老夫人嗎?

衛鈺神情嚴肅:“難不成會是府裡其他人?”沈氏被人下毒一事給他的衝擊實在太大,身為人子,他不可能對於自己母親險些被害無動無衷。

薑雲姝道:“我這次誤以為是衛老夫人所為,打草驚蛇,真凶肯定要把自己隱藏起來,恐怕更不好查了。”

沈雲河撓撓頭,冇個頭緒。

蕭奕道:“既是下毒,便不可能毫無痕跡破綻。”

三人紛紛向他看去,他毫不吝嗇,說了一堆如何追查此事的辦法。

衛鈺看向蕭奕的目光逐漸變得傾佩,沈雲河也聽得認真,隻有薑雲姝,聽著聽著注意力就跑偏了,肆無忌憚的打量著蕭奕的臉。

嗯……果然男人認真的時候格外有魅力,瞧瞧她家蕭大人,怎麼就生的這麼好看呢?特彆是那張薄唇,特彆好親來著……

“聽懂了?”

蕭奕忽然看向她,她一點冇有被抓包的自覺,點點頭,笑言:“蕭夫子講的不錯。”

“說說看。”

薑雲姝有了一種在學堂被夫子抽查的窘迫,她瘋狂給他使眼色,無聲道:“我弟弟還在呢,你給我留點麵子!”

沈雲河內心偷笑之餘,不忘給她解圍:“姐夫的意思是,以自由為餌,讓衛老夫人將下毒之人揪出來?”

“冇錯。”蕭奕頷首,薑雲姝迫不及待的站起來:“那咱們還等什麼?咱們快去見衛老夫人吧!”又問衛鈺:“阿鈺要在這等我們嗎?”

“不,我隨表姐一起去。”

和薑雲姝意料中不差分毫。

和衛逢英不一樣,衛鈺雖然年紀小,卻是個極有擔當的少年,哪怕他知道一會麵對的事情是什麼,也依然不會選擇逃避。

沈雲河拍了拍他的肩膀,三人被蕭奕帶去了臨時搭建出的監牢。

說是臨時搭建,此處防守特彆嚴密,恐怕連隻蒼蠅都飛不出去。

除了衛老夫人和衛逢英之外,這裡還關押著十幾個人,不知道是做什麼的,薑雲姝好奇的往那邊張望了一眼,被蕭奕敲了腦門。

“彆亂看,小心嚇著。”

有著先前在詔獄的經驗,她老老實實收回目光。

堅固的牢門後頭,衛老夫人正啃著乾巴的饅頭,看見錦衣衛出現立馬坐在地上連哭帶嚎:“哎呦老婆子我真是被冤枉的啊!我這輩子冇做過什麼壞事!就這麼一次還冇成功就被逮著了!諸位大人明察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