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事嫁娶,情竇初開,哪一件不是天經地義的?我做什麼要罵你?”

薑雲姝是歡喜的,她就知道!姨母最是開明!她迫不及待的道:“蕭奕他待我可好了,姨母若見了他,定然會喜歡的!”

沈氏笑笑,她倒是第一次見著阿姝露出這般小女兒的模樣。

“瞧著,你外祖母不知道這事吧?”

“蕭奕當這個官得罪了很多人,在外名聲不好,外祖母若是知道定然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決然反對,我不敢告訴她。”

“你這丫頭向來膽大包天,竟還有你不敢的事情。對了,他喜歡吃什麼,你回頭跟嬤嬤說一聲。”

薑雲姝忙不迭應下,又說起衛家的事。

“我打算想辦法讓他簽了和離書,然後咱們拿著和離書去衛家把嫁妝拿回來,從此以後跟衛家一刀兩斷,楚河漢界。”

沈氏心裡明鏡兒似的,薑雲姝都把人弄牢裡去了,嘴裡的“想辦法”肯定不是什麼好路子,不過沈氏現在哪還在乎衛逢英會遭受什麼。

“好,就按照你說的辦。”

“還有件事,我想請姨母幫著拿個主意。”

薑雲姝把申氏跟自己說的學了一遍,沈氏麵色凝重:“我讓手下掌櫃細查,若真如申氏所說,沈從文此人不得不防。”

用過午飯,薑雲姝打算去尋蕭奕,趕巧,他正好派人來請她過去。

想了想,她特意帶上了沈雲河和衛鈺。

路上,沈雲河悄眯眯的問薑雲姝:“三姐,你說姐夫這左逮一個,右逮一個的,算不算是以權謀私?”

她毫不遲疑:“算。”

又笑道:“他做事什麼時候講過規矩?不然京裡也不會有那麼多言官整天揪他的小辮子彈劾了。”

“由此可見,三姐跟三姐夫可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你這話我愛聽。”

——————

錦衣衛落腳在陳知府安排的一個三進三出的大宅院裡,見薑雲姝從馬車上露麵,守門的侍衛恭恭敬敬的把幾人請了進去。

衛鈺很驚訝,小聲問沈雲河:“表哥,這位蕭大人跟咱們家關係那麼好嗎?我聽人家說,他最是心狠手辣,不講情麵的。”

“一會你就知道了。”沈雲河依舊是那副嬉皮笑臉的德行,待進了屋,見了人就喊:“姐夫!”

衛鈺到底年紀小,一時冇反應過來,看看蕭奕又看看沈雲河:“表哥,你……”

沈雲河笑嘻嘻的指了指薑雲姝:“你表姐的。”

薑雲姝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小聲對衛鈺道:“我打算明年跟蕭奕成親的,不過你彆學你表哥那個賴皮,喚他聲阿兄就是。”

衛鈺沉浸在震驚之中,半晌冇緩過來。

蕭奕麵對這兩個年幼的妻弟,倒是神色自然,甚至還從腰間接下了一塊玉佩遞給衛鈺。

“未來得及準備,算作見麵禮。”

衛鈺有點不敢接,沈雲河幫他收了,道:“姐夫,我怎麼冇有?你不能厚此薄彼啊!”

薑雲姝笑他:“你但凡晚叫兩天姐夫,說不定也有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