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衛逢英接過“禮物”,隨著一張張翻看過去,臉色逐漸變綠。

薑雲姝欣賞著他臉色的變幻,很想問他一句:“驚喜嗎?”

是了,衛逢英那麼愚孝,肯定不會想到楊氏竟然是衛老夫人安排的,原因隻是因為她看不過沈氏和衛逢英恩愛,所以才做了那個局。

就連這次楊氏突然找上門來,也是衛老夫人的意思。

早在薑雲姝知道楊氏存在的那一天,她就派人去挖楊氏的老底了,隻是冇想到,竟還有意外收穫。

“怎麼會是這樣?不!我不相信!”衛逢英無法接受,一把將證據撕的粉碎。

“我管你信不信?”薑雲姝又拿出了一份文書,遞到他麵前:“事實如此,我要是你,就趕緊把這和離文書簽了,也算是你幡然悔悟,最後給了我姨母一個交代。”

衛逢英低著頭,看著和離書上的文字,眼睛越來越紅。

他忽然一把掀開:“如果我是被騙的!那阿茵就更不應該怨我了!”

薑雲姝傻眼了。

她本來是想把衛老夫人的“罪證”都拿出來,讓衛逢英知道自己錯的有多離譜,從而對沈氏心懷有愧,簽了這和離書。

可衛家這群人腦子裡都有泡吧?怎麼一個比一個神經?她家阿鈺和阮阮能這麼正常,簡直是老天開眼!

衛逢英把和離書撕成碎片,轉身就往出衝:“我要見阿茵,我要見阿茵!我是被算計的!我冇有背叛她!阿茵知道一定會原諒我的!一定會!”

薑雲姝看的目瞪口呆,直接讓侍衛把他給打暈了。

“子苓,報官去。”

很快,錦衣衛來人把衛逢英帶走了。

薑雲姝揉了揉眉心,她還在想今天申氏對自己說的那些話。

沈從文在揚州把生意做大,這是他自己的能耐,就算沈家主脈那麵知道了,依她外祖母和幾位舅舅的心胸,不會有意見的。

他為什麼要瞞著沈家主脈?是怕自己被針對?亦或是……

想到了那個更深的可能,她忽然間打了個冷戰。

薑雲姝從不想把人性想得太壞,但是這段時日她經曆的樁樁件件,都讓她不得不多想。

她正猶豫著要不要把這事跟沈氏說說,沈氏便派人來請她過去。

“姨母。”

沈氏道:“聽說方纔錦衣衛來人了。”

“衛二老爺好像魔障了似的,一直嚷著自己冇錯,衝出去說要見您,我想著讓他去牢裡清醒清醒再說。”

“我聽雲河的意思,你與錦衣衛的那位蕭大人很熟悉?”

薑雲姝一愣,腦袋裡瞬間劃過數十個想法,也不知道沈雲河這小子都跟姨母說了什麼…

不過說什麼她都不怕!落落大方的點頭承認:“確實很熟。”

“哪天有時間,帶他過來吃個飯吧。”沈氏是過來人,怎麼會看不透這些。

人家是高高在上的錦衣衛特使,無緣無故的憑什麼聽她一個小姑孃的差遣?說什麼是因為沈老夫人的麵子,騙騙外人也就罷了。

這就出乎薑雲姝的意料了。

“姨母不罵我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