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起沈從文,薑雲姝眸光微閃。

如今揚州沈氏處處以沈從文為首,若是沈從文肯幫沈氏出頭,這事肯定比他們幾個孩子更好辦一些,但沈從文從始至終就冇摻和過這事。

更何況,薑雲姝從來不覺得沈從文是什麼好人,她信不過他,再說,自己能做到的事,她也不想去求旁人幫忙。

不過她聽申氏說的這話…似乎彆有深意。

“舅母可是知道些什麼?”

“有些話本來不該我說,但沈老夫人待我一家恩重如山,你又是我看著長大的,今兒我便托個大,叮囑你幾句。”申氏道:“沈從文這兩年行事愈發自重,這揚州城的生意幾乎被他一人握住了兩成。”

薑雲姝眼皮一跳。

“兩成?”

數十年來,沈氏族人基本都靠沈氏主脈提攜過活。當年沈氏主脈遷移盛京時,沈老夫人念及部分沈氏老人跟了自己幾十年,便把揚州一些無足輕重的生意分給了他們獨自去做,不必往沈氏主脈交分紅利潤。

沈從文的父親便是其中之一。

薑雲姝知道這些年沈從文的生意做的挺大,但冇想到他竟足足占了兩成。

要知道,沈家主脈也不過隻占了揚州四成生意。

申氏又道:“聽說那些生意裡也有衛家的參與,是以,這事阿茵也不一定知道。且此事在揚州城裡知道的人不多,我也是偶然驚覺,怕你們幾個孩子被人矇蔽,這纔多了句嘴。”

“多謝舅母告知。”

薑雲姝鄭重的對她行了一禮,對她而言,這道訊息很重要!

沈從文和衛家竟然有所勾結?難怪衛家那麼欺負人,沈從文卻一直連個屁都不放!

申氏前腳剛走,丫鬟報信:“衛二老爺來了。”

子苓問:“要攆走嗎?”

“不攆,正好我找他有事,讓人把他直接帶過來。”

不多時,衛逢英穿著身深綠圓領長袍進來了,看見薑雲姝,他表情略有些不自在,卻是覥著臉笑著問道:“阿姝,你姨母她怎麼樣?”

她似笑非笑:“衛二老爺的孩子保住了?”

“楊氏身子弱,又懷著孩子,我昨天實在走不開,這纔沒能來看望阿茵。”

……他怎麼好意思說的?

“所以,衛二老爺今兒過來想做什麼?”

“我是來接你姨母回家的。”

薑雲姝皮笑肉不笑:“衛二老爺是不是忘了?衛老夫人的事情還冇解決呢。”

“你姨母向來心寬,人也和善,隻要你們幾個小輩彆跟著摻和,你姨母會想開的。我母親經此一遭,肯定會改過自新,既是一家人,自然就不要再計較太多了。”

衛逢英說這話的時候多少帶著埋怨,在他看來,要不是薑雲姝和沈雲河摻和進來,沈氏肯定還會和之前一樣,跟他生幾天氣也就好了。

“……”

薑雲姝再一次無語到了。

她很想指著衛逢英的臉罵一句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都什麼時候了?衛逢英竟然還想著委屈她姨母!息事寧人!

她忍著,從子苓手裡接過幾張文書和信紙:“前日衛二老爺的一番話真真是令我震耳發聵,左思右想,我有份禮物想要送給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