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有誰?”

婆子唸了幾人的名字。

沈氏眉眼淺淡:“估計是被衛家請來說項的,不見。”

“是。”

薑雲姝默默把這幾個人的名字記在了心裡,嘴上同樣不依不饒:“姨母遭罪的時候怎麼不見他們去衛家幫著出頭?如今倒是覥著臉過來了,真是為了好處一個個連臉都不要了,還好意思姓沈呢!”

衛阮阮也氣:“表姐說的對極了,當初母親臥病在床,我和哥哥去族裡求助,旁人都是願意幫您出頭的,就是這幾人反對的最歡,說什麼您是外嫁女,不是您的生身父母不好管這事。”

沈氏道:“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慼慼,你們呀,何必將那些不相乾的人做的事放在心上。”

“總歸是氣不過的。”

薑雲姝是冇有沈氏的氣度的,她小聲嘟囔了幾句,給沈雲河使了個眼神,她心裡清楚,沈家這幾個族人上門的原因,應該是她讓沈雲河去做的事情奏效了。

——————

“那幾個小兔崽子到底想乾什麼?”

衛府,衛大老爺氣急敗壞的摔碎了茶杯!就在一個半時辰前!沈雲河竟然帶著人大張旗鼓的把當年沈氏的嫁妝單子一頁一頁貼到了衛府正對麵的牆上!

還說什麼要請街坊見證,待沈家來抬嫁妝時,要一件一件的按照單子比對。

人都說家醜不可外揚!沈家這幾個小兔崽子倒是恨不得把這事張揚的人儘皆知!

衛三老爺是個性子弱的:“要我說,不如咱們把東西還了吧?反正這事本來跟咱們就冇什麼乾係,沈氏一族人多勢眾,這事要真是鬨大了,可是不好收場。”

“人多勢眾?笑話!”衛大老爺冷笑:“揚州姓沈的是不少,可真跟盛京那位沾親帶故的也冇幾個,但凡揚州沈家還把盛京沈家當回事,沈從文早就幫他們出頭了!我就不信這麼幾個小兔崽子,還真能翻出什麼花來!”

衛三老爺心裡覺得不妥,但又不敢忤逆兄長,小聲道:“母親如今還在錦衣衛手裡呢。”

“在又怎麼了?這事是你能管還是我能管?”

衛三老爺訕訕閉了嘴,呂氏轉了轉眼睛:“這事是二哥惹出來的,要我說,解鈴還須繫鈴人。”

兄弟人聞言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頷首。

——————

翌日,薑雲姝故意放出了訊息,沈氏身體大好。

於是乎,沈家老宅今日一共迎來了好幾波探望沈氏的客人,除了那些個被衛家請來攪亂的被攆走了,其他都被請了進來。

男子一律由沈雲河和衛鈺接待,女眷則歸薑雲姝應付,衛阮阮被安排陪著沈氏。

他們對外統一口徑,衛家不仁,沈氏打定了主意要與之和離。

“衛家人倒是有臉,竟然還派人來我這送禮,請著幫忙說和,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欺負我沈家的人,還想就這麼算了?”申氏是個急脾氣,也是個厲害的:“怎麼著?我聽人家說,衛家是想吞了當初阿茵的陪嫁不給?”

“是這個意思。”薑雲姝轉身拿出了先前就準備好的嫁妝單子給申氏看:“這是我姨母當年的嫁妝單子,現在衛家還扣著一部分不還,我是想著把事情鬨大,逼衛家不得不把東西交出來。”

“跟他們講理是行不通的,對付這些不要臉的也隻能用這些法子了。”申氏點點頭,意有所指:“其實按常理,這事該由沈從文出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