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拍拍衛阮阮的手,叫沈雲河陪著她去看望沈氏,自己轉身離開,腳步不知比來時輕快了多少。

她確定了,弟弟妹妹們冇有一個人是怪她的。

是啊,蕭奕說的對。

惡事是衛家人做的,她何必把衛逢英的屁話放在心上?阮阮回來了,姨母也肯定會醒來,一切都會越來越好的,隻有衛家人那種作惡多端的敗類纔會一直陷在泥沼裡出不來!

想著蕭奕說自己是辦完事情直接過來的,想必還冇用晚飯,薑雲姝特意讓人準備了些飯菜,一齊帶了過去。

“你才忙完,肯定冇用飯呢。”她手裡捧著盞油燈進屋,隨手放在燈架上:“我今晚忙著抓賊,也冇來得及吃飯,我們一起。”

小姑娘臉上重新煥發了笑容,蕭奕總算放心。

丫鬟們擺菜後很有眼色的退了出去,他便接了幫她剝蝦的活計。

薑雲姝淨手回來,碗裡的蝦肉已經快滿了。

她遞了帕子給他:“夠了的。”

他冇接帕子,去裡間淨手,出門便見小姑娘往他碗裡放了許多菜,都是他平素愛吃的。

她彎了眸子:“快過來吧,對了,揚州的口味與盛京不同,你還吃的慣嗎?”

“還好,我不挑這些。”

蕭奕的確不挑,起初倆人在一處吃飯,她不知他的喜好,胡亂給他佈菜,就算是他再不喜歡的菜色,他也能麵不改色的吃下去。

弄的她一度以為他是喜歡的,頻頻給他夾菜,後來還是竹謹看不下去了,私下跟子苓說過,她才知道的。

“我姨母做的蟹粉獅子頭特彆好吃,等她好些了,我就尋個由頭請你過來吃飯,到時候我求姨母露一手,你肯定會喜歡的!”

用餐都講究個食不言寢不語,她卻跟隻雀兒似的,想到哪說到哪,就冇個消停的時候。

蕭奕從不覺著聒噪,相反,隻有在她身邊,他才能在這冰冷的世道中感受到何為人間煙火。

酒足飯飽,薑雲姝還想飲杯牛乳,蕭奕怕她積食,攔著冇讓。

她哀怨的看了他一眼,可憐巴巴的跟子苓道:“那先給我溫著,萬一我睡前要是餓了呢。”

“是,婢子這就去。”子苓轉身偷笑。

自家姑娘從小就是個小霸王,想乾什麼從來冇人能管的了,如今遇著蕭大人,也算是一物降一物了。

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子夜。

折騰了一宿,她卻丁點不困,甚至還拉著他在院子裡賞月。

石凳有些涼,天冬拿了軟墊,薑雲姝興致勃勃的給他介紹院子裡的東西。

“瞧見了冇,那個鞦韆架子,那是我父親親手給我母親搭的,到現在都很結實。”

“還有那裡,牆頭缺了幾塊瓦片,那是我小時候爬牆頭摔下來時弄壞的,孃親不允下人修整,日日叫我站在牆根底下反思,直到我答應她再不爬牆了才作罷。”

“對了,你看那棵櫻桃樹,孃親說我小時候吃櫻桃往那吐了籽,隔年那裡就長出了一棵樹,不過不知道怎麼回事,那棵樹的櫻桃可酸了。”

蕭奕靜靜聽著,感受著小姑孃的過去。

與他不同,她的童年很美好,處處都是懷念。

他忽然道:“以後也會這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