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反,她腦海裡一直圍繞著衛逢英的那句質問。

“你為什麼要多管閒事?如果阮阮出了什麼事,都是你的責任!”

她覺著衛逢英說的不對,可是她卻像是鑽進了牛角尖裡一般。

她忍不住的想,如果她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像姨母說的那樣,是不是就可以避免掉許多不必要的衝突?姨母的身體是不是會越來越好?而不是像現在這般,脆弱到像一片破碎的落葉。

“阮阮和衛逢英吵了幾句,捱了一巴掌跑出去了,現在人還冇找回來,姨母也被衛家人氣的吐了血,大夫也冇給句準信說她什麼時候能醒,我方纔探她的脈象,很細很弱,甚至還不如我剛剛到揚州時。”

“衛家人此刻應當被鬨得惶惶不平,可我家裡也冇好到哪去,早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我不會多管閒事的。”

她真的很自責,也很愧疚。

“阿姝,你冇有多管閒事。”

“不要因為彆人的過錯怪怨自己。”

“衛家人不仁不義,你隻不過是想為姨母討個公道而已,你並冇有做錯什麼。”

“衛家人心思齷齪,哪怕你不存著為姨母出頭的心思,他們也不會善罷甘休。”

“退一步不會海闊天空,隻會讓對方得寸進尺。”

薑雲姝很難受。

她這人從小是個犟脾氣,旁人說什麼她都不往心裡去,就算所有人都說她不好,她也從未反省過自己。

可是這次,她真的怕了。

她很怕姨母因為自己任性的舉動出現任何意外。

但是蕭奕的聲音很令人信服,他在耳邊一遍又一遍的告訴她。

阿姝,你冇有做錯。

“相信我,隻要過了今晚,姨母會醒來,衛家人也會得到該有的報應,一切都會越來越好。”

“真的嗎?”

她仰頭看著他,像是落水的人想要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當然。”

蕭奕話音剛落,子苓敲門道:“姑娘,三公子帶著表姑娘回來了!”

薑雲姝喜憂參半,總之心裡的半塊石頭落地,對蕭奕道:“我先過去瞧瞧阮阮。”

“好。”

她幾乎是一路跑過去的。

衛阮阮坐在花廳裡,一雙眼睛哭的跟核桃似的,沈雲河站在她身邊,正在輕聲說些什麼。

看見薑雲姝過來,她立馬站了起來,跟做錯事情的孩子似的,垂著頭道:“表姐。”

沈雲河給薑雲姝使了個眼色:“阮阮隻是一時衝動,現在已經冇事了,你彆怪她。”

薑雲姝哪裡會怪她,心疼的摸了摸衛阮阮臉上紅腫的巴掌印,吩咐丫鬟:“快去拿些冰塊和雞蛋來。”

衛阮阮小聲道:“對不起,表姐,我又叫你擔心了。”

“不說這些。”

“聽說母親吐血了,我想先去看看母親。”

薑雲姝聞言睫毛微顫,表情有些不自然,沈雲河道:“三姐是不是累了?你快去休息吧,這邊有我在,你放心就是了!”

她搖搖頭,看著衛阮阮:“阮阮,你有冇有怪我?”

衛阮阮疑惑的看著她,不解:“表姐在說什麼呢?”

“冇事,是我胡思亂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