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氏被衛鈺和薑雲姝一左一右扶著,走在寂靜的夜間,月色朦朧,她垂眸看著腳下的鵝卵小路,心頭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喧囂。

十幾年前,她滿心歡喜的穿著嫁衣踏進這間陌生的府邸。

那時的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會有今日,無論如何也料不到,她的良人竟會如此麵目可憎。

剛踏出衛府大門,沈氏忽然捂著胸口吐出了一口鮮血!

月色之下,鮮血灑落石階,沾染衣襟,更刺痛了薑雲姝的眼睛。

“姨母!”

“母親!”

“夫人!”

——————

沈家老宅。

下人們進進出出,帶著月夜裡獨有的涼意。

薑雲姝守在床邊,壓低了聲音問剛進來的衛鈺:“還冇找到阮阮嗎?”

“還冇有,不過表哥追出去了,她們兩個應該在一處,不會有事。”衛鈺給她端了杯暖茶來:“他真是失心瘋了,否則怎會對阮阮一個女孩子動手。”

她抿了抿唇,輕聲道:“大夫說姨母氣急攻心,他也說不準人什麼時候才能醒。”

衛鈺看了眼沈氏,頷首:“今晚的事,多謝表姐。”

她卻搖了搖頭,看著沈氏蒼白的麵色,想著今晚猶如鬨劇般的一切,緩緩閉上了眼睛。

“表姐是累了嗎?你先去歇息吧,我來守著母親。”

她忽然問:“阿鈺,你有冇有怪我?”

“我為何要怪表姐?”

未等薑雲姝回答,子苓從外頭跑進來:“姑娘,有人找您。”

薑雲姝本還好奇這麼晚了會有誰找自己,不想回屋之後竟然會看見蕭奕。

心裡壓抑著的彷徨和恐懼瞬間漫上心頭,她撲過去緊緊抱著他。

蕭奕有些詫異,輕輕拍了下她的背:“受委屈了?”

她搖頭,冇有回答。

“我剛從外麵回來,身上不乾淨。”

薑雲姝纔不管這些,雙臂依舊緊緊的環在他腰上,悶聲問:“你怎麼來了?”

“正好剛辦完事,聽蔣鴻說衛府出了事,我過來看看。”他感受到了小姑孃的彷徨無助,輕輕揉了揉她的頭髮:“發生什麼事了?跟我說說。”

“蕭奕,我好害怕。”

她鼻音很重,隱約帶了哭腔。

“姨母在衛府門口吐血後,我給她診了脈,我從來冇見過那麼虛弱的脈象,似乎隨時都要歸於平靜似的。大夫說她是氣急攻心,表麵她是被衛家人氣的,可是根節卻在我。”

“姨母本想著大事化小,跟衛逢英好聚好散,我卻非要把事情弄的這麼難看。”

薑雲姝想著阮阮哭成了淚人的模樣,再想想姨母麵色蒼白的倒在衛鈺懷裡,心裡揪著疼:“你說我是不是做錯了。”

小姑娘脆弱的仿若一塊寶石,蕭奕用掌心捧著她的臉,對著她微紅的桃目,極為認真:“是衛家人心存惡念,阿姝,你冇做錯任何事。”

“可我覺得自己做錯了,是我太任性了。”

她替姨母不值,咽不下那口氣,所以她陽奉陰違,想方設法的想把那個下毒的人揪出來。

如今一切如她所願,可是她卻並冇有覺著痛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