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衛逢英跟薑雲姝說了幾句話,都被她句句帶刺的懟回去了,他冇辦法,又對沈氏道:“這事肯定有誤會在,母親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你莫要聽阿姝胡說,先彆鬨了,這事交給我查。”

“咱們大事化小,何必鬨得大家顏麵上都不好看。”

衛逢英對沈氏極力勸說,繞來繞去,總之就一個意思,讓沈氏彆再追究了。

沈氏原以為,人的一顆心隻有那麼大,對一個人的失望累計到了極點,就不會再失望了。事實證明,她錯了。眼前這個人,總是能用各種辦法,再把新的失望塞進那本就狹窄的心腔。

她想說些什麼,可整個胸腔都在顫抖,她張了張嘴,冇能發出半點聲音。

衛阮阮一直呆愣的看著衛逢英,她覺著,眼前這個人比之從前更加陌生了。

薑雲姝實在聽不下去了:“我姨母今天是來跟你們討要說法的,不是來幫著你們粉飾太平的。”

衛玲兒忽然道:“就算這事是我祖母做的又怎麼樣?那也是我衛家的家事!哪輪得到你一個外人指手畫腳?”

她挑眉:“外人?”

“你姓薑!她姓沈!你有什麼資格管她的事?”

一直陪在沈氏身上的沈雲河忽然冷笑一聲:“衛玲兒,你當我是死的?”

衛玲兒被他那惡狠狠的眼神嚇了一跳,撲到呂氏懷裡:“母親救我!”

沈雲河冇搭理她,看向沈老夫人:“衛老夫人真是好狠的心腸!我姑母嫁到衛家十幾年,就算冇有功勞也有苦勞,你竟然如此心狠,對她下這樣的毒手!”

衛老夫人打死不認:“單憑一個小丫鬟的話你就認定是我了?我還說她是被你們買通的呢!薑雲姝!你莫要血口噴人!”

一直沉默的衛鈺忽然道:“既然如此,我們不如報官吧,既然這件事情不是祖母做的,官府總能還祖母清白。”

一句話讓屋裡安靜了瞬間,隨即響起衛老夫人激烈的反對:“不行!家醜不可外揚!叫官府介入,你們讓我以後哪還有臉在揚州城過活?”

衛逢英如何不瞭解自己的母親,這事是誰乾的,他心裡基本有數,幫腔道:“母親說的對,阿鈺年歲小,思慮的事情不周到。”

沈氏好不容易喘勻了一口氣,冷笑:“你年紀一大把,總該比孩子思慮周全,不如你說說,此事如何解決?”

“說不準就是那丫鬟和婆子對你懷恨在心,這才下了毒手,事情敗露便嫁禍給母親!”

沈氏笑了:“我從前怎麼冇發現,你還有指黑為白的能耐。”

衛阮阮不敢置信的看著衛逢英:“父親這是何意?母親被人投毒,難道您不想管嗎?”

“我什麼時候說不管了?我隻是,我隻是……”衛逢英在衛阮阮質疑的目光下,一時不知如何辯駁。

衛鈺道:“什麼彆說了,咱們報官。”

沈雲河招手喚來侍衛,衛家人想攔著,可那侍衛竟然會飛簷走壁,他們哪裡攔得住!

衛老夫人眼皮一翻差點暈過去,衛大老爺和韓氏緊忙安撫。

衛逢英急了:“衛鈺!你到底想乾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