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天矇矇亮,薑雲姝就被子苓從被窩拎出來梳洗。

縱然不施粉黛,姑孃家亭亭玉立,已是人間姝色。

蕭奕不由自主的往她訶子上瞄了眼,見那處美景已被掩藏,這纔不著痕跡的移開目光,又令竹謹把新買的衣裳給子苓送了去。

“蕭大人真是個好人。”

子苓滿眼感激,薑雲姝暗歎自家小丫鬟太過好收買,過後得好好教導才行。

從盛京到通州大概需要三日路程,蕭奕一行人出京後就換了便服。

不得不說,這人雖然性情冷淡了點,脾氣也有點怪,但是這張臉還是很好看的。

枯燥趕路時,薑雲姝時不時偷瞄上一眼,也算賞心悅目。

蕭奕話不多,平時冇事不怎麼開口,中途休息時,薑雲姝冇話找話:“大人去通州是為了辦公事?”

他把水囊遞給下屬,看著她頷首:“算是。”

“沈家在通州有些人脈,大人若是有需要的地方,不必客氣。”

“好。”

薑雲姝本來就是客氣客氣,冇想到蕭奕竟然應下了,她眨了眨眼,總覺得哪裡似乎有些不對。

進到下一個城鎮,街邊躺著幾個年老的乞丐,薑雲姝眸光微頓,叫子苓施捨了些碎銀銅板,乞丐們紛紛跪在地上磕頭道謝。

蕭奕提點道:“出門在外,財不宜外露。”

“我知道,隻是想著大人威名在外,咱們身後又跟著那麼多護衛,冇有不長眼的會找您的晦氣。”

她眉眼彎彎,雖是刻意奉承,但討喜的很。

他故意問:“我有何威名在外?”

當然是錦衣衛吃人不吐骨頭抽筋剝皮手段一流!不過薑雲姝人在屋簷下,肯定不敢說實話。

“大人英明神武,斷案如神。”

“你確定?”

“當然!”她毫不遲疑的點頭!

蕭奕瞧著她燦亮的眸子,鳳目染了淡淡笑意。

薑雲姝冇忍住又回頭看了一眼,袖間的瓷瓶微涼,記憶中隔世的畫麵有些模糊。

前世她被裴正軒關在彆院,第一次遇見教自己製毒的老頭子,他就是一副乞丐扮相,衣不蔽體,她可憐他,將屋裡冇動過的飯菜給了他。

雖然他們二人算是相互利用,可她終究從他那裡學來了不少東西,若此生還有緣分能尋到他,她便給他送些銀兩,尋個住處,免得四處漂泊。

“姑娘,您想什麼呢?”

“冇事。”

“婢子從前怎麼冇發現姑娘還會示弱?”

“人在屋簷下,要懂得變通。再說了,他都敢當街虐殺朝廷官員,我又哪敢在他眼皮子底下耀武揚威。”薑雲姝絲毫不以為恥:“你知道你家姑娘這叫什麼嗎?這叫能屈能伸!”

子苓連連點頭,對自家姑娘佩服不已!

蕭奕自幼習武,耳力過人,將二人的對話一字不落的聽得真切,眼底那抹淡淡笑意越來越深。

出了小城,官路不算寬敞,經過一片樹林,薑雲姝的馬忽然有些躁動,她安慰的摸了摸它的鬃毛,剛俯下身想要說話,忽聽破空聲傳來。

“敵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