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氏看著衛逢英的眼神滿是諷刺,他的一切表現都在她的意料之內,分毫不差。

“母親怎會害你。”衛逢英躲閃著她的注視,轉身道:“來人!把這丫鬟拖出去打!打到她說實話為止!”

衛老夫人聞言耷拉了下眼皮,她身邊丫鬟悄悄退了出去。

沈雲河看見了,剛要阻攔,薑雲姝按住了他的手臂,輕輕搖頭,低聲吩咐了子苓一句。

不多時,外頭響起棍棒聲,丫鬟的痛苦叫喊聲聲淒厲,嚇得衛阮阮往薑雲姝身邊又湊了湊。跟隨呂氏而來的衛玲兒卻是覺著不解恨:“叫外麵的人再用力些!打死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

聞言,衛老夫人和衛逢英的表情都不太自然。

薑雲姝意味深長的笑了笑,衛玲兒這句話冇說錯,衛逢英應當本就打算直接把人打死,來個死無對證,好包庇他的生身母親。

她輕飄飄的說了句:“這要是把人打死了,我是不是能去衙門告你們銷燬證據?”

衛玲兒冷哼:“薑雲姝,你彆胡說八道!官府怎能聽信你一麵之詞?”

門口忽然傳來幾道驚呼,一個老婦人忽然衝了進來,不由分說,跪下開始磕頭:“老夫人!老夫人饒命啊!老奴就這麼一個孫女!您要是把她打死了!老奴該怎麼活啊!”

薑雲姝瞭然,這人應當就是那孫婆子了。

“老夫人!老奴跟了您幾十年!冇有功勞也有苦勞!老奴那兒子兒媳可都是因為您冇了命的!您真忍心打死了她,叫老奴餘生無人可依靠嗎?”

孫婆子老淚縱橫,屋外的棍棒聲不知道因為什麼停下了。

衛老夫人眼皮一跳:“你跟了我幾十年,我自是會給你養老的,至於你那孫女,她胡亂攀咬主子,罪有應得!”

孫婆子震驚抬頭,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她忽然猛地轉身撲向沈氏:“二夫人!二夫人!您救救瑩瑩!她才十三!什麼都不知道!哪裡會有膽子謀害二夫人!她聽的是老夫人的命令啊!”

這句話落下,立馬有人捂住了她的嘴:“你這老婆子是不是瘋了?胡言亂語什麼?”

幾個人七手八腳的把孫婆子拽了下去,沈雲河的小廝在門口把人攔住了。

薑雲姝笑了:“衛老夫人急著捂嘴,是覺著我們幾個眼瞎不成?事已至此,老夫人還有什麼好說的?”

韓氏道:“就算她是孫婆子的孫女,可也不代表她聽的就是婆母的命令,這婆子也有可能被人買通,說的不做準。”

衛老夫人道:“是啊,我都不認得那小丫鬟,又哪裡會指使她做事?”

呂氏也道:“凡事都講究個證據,總不能憑她空口白話,說是誰就是誰吧?”

這衛家婆媳幾個倒是都擰成了一股繩。

“今天我可真是開了眼。”薑雲姝笑著拍了拍手:“官府查案看的一向是人證物證,您幾位倒是厲害,張嘴閉嘴就把事實給抹了。要不我給介紹諸位去大理寺當差吧?否則可真是屈才了。”

她說話一向很損,今天更是不留情麵,衛家人臉色都不怎麼好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