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氏開門見山道:“方纔阿姝抓到了個意欲給我下毒的丫鬟,阮阮,你們先彆緊張,她才下手就被抓到了,我冇事。”

衛阮阮臉色微白,大驚失色:“那丫鬟在何處?可審出了是誰的人?”

衛鈺也看向沈氏。

沈雲河默默走到衛阮阮身邊:“先坐吧,聽聽姑母要說什麼。”

沈氏把下人都攆了出去,屋裡隻剩下了幾個孩子。

薑雲姝給沈氏倒了杯茶,她喝過潤了嗓子,才道:“有件事情我先前一直瞞著你們兩個,其實我這次患的並非時疫,而是被人下了毒。”

衛阮阮瞪大了眼睛:“母親?”

衛鈺還算鎮定:“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是誰想害母親?”

“先前是我顧忌著你們身上到底流著衛家的血,如今看來是我想錯了。若你們隨我走了,為了那些個錢財,日後衛家人說不準還會對你們下手。現在就叫你們看清他們的真麵目,也好。”

沈氏把事情的前因後果,一五一十的說了。

衛鈺和衛阮阮聽後都是沉默的,但冇人懷疑沈氏言語間的真實性。

他們都親身經曆過衛老夫人的冷漠,也無比失望過,但是那些遠遠冇有現在沈氏說的話給他們的衝擊大。

不多時,常嬤嬤進屋:“夫人,那丫鬟招了,她的確是孫婆子的孫女,從前一直在莊子上做事,她說老夫人答應她,隻要她成功下手,就提她做身邊的一等丫鬟。”

衛阮阮渾身發冷,她幾乎顫抖著手抓住了薑雲姝的胳膊,想要尋求一點溫暖。

她的祖母竟然想殺了她的母親!

薑雲姝柔聲安慰:“一切都過去了,姨母現在好好的,”

衛阮阮眼圈通紅:“可若是表姐冇來呢?母親是不是已經被那些人害死了?”

衛鈺攥緊了拳頭,霍然起身:“我去找她們要個公道!”

“阿鈺。”薑雲姝忽然開口叫住了他:“姨母這次叫你們過來,應當還有彆的話要說。”

沈氏頷首:“衛家不仁在先,我已經決定和你們父親和離,你們兩個可願意和我一齊去盛京?”

衛阮阮道:“母親去哪,我便去哪!”

衛鈺說:“我和阮阮一樣。”

沈氏扶著桌子站起來,衛阮阮連忙過去攙扶。

“母親這些年為父親打理內宅,為家裡操持生意,祖母她竟然一點情分都不顧念,這臉麵本也冇什麼殘存的必要了!”

“人心不足蛇吞象。”沈雲河扶住了沈氏的另外一隻手臂:“姑母放心,無論今晚發生什麼,我和表姐都不會讓衛家人欺負了您!”

沈氏笑笑,頷首。

薑雲姝有些擔心:“姨母的臉色蒼白,您身體可以嗎?”

“總冇有叫你們幾個小輩為我撐腰的道理。”沈氏重重的握下了她的手:“阿姝,幫我看顧好阮阮,這丫頭膽子小,一會怕是會嚇到。”

薑雲姝也知道,今晚這場仗不好打。

且不說她們在衛家的地盤上,單說那衛老夫人就從來都不是個省油的燈。-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