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姑娘,找到了!”

衛府裡,沈氏的陪嫁基本都隨著沈家人喚薑雲姝三姑娘。

婆子捧過來的是衛阮阮往素用來給沈氏熬藥的砂鍋,她身後的丫鬟抱著個一模一樣的。

“這個是爐子上架著的。”她說著一指身後:“這個是從院角的草堆裡搜出來的,這夜裡烏漆麻黑的,罐子顏色也深,要不是老奴眼神好,還真發現不了呢!”

薑雲姝明顯看見小丫鬟身體抖了一下。

“當賞。”

“多謝三姑娘。”

兩個丫鬟極貼心的打了燈籠照著罐子,方便薑雲姝檢視。

沈氏用的是最常見的那種粗製砂鍋,雖其貌不揚,但熬藥最是好用,街麵上十個有六個是類似的樣式。

薑雲姝先檢視了被扔在角落的那個,能聞到熟悉的藥味。

她看了一眼,小丫鬟正深埋著頭,整個人抖如篩糠。

又檢查了下被換了的砂鍋,外觀冇有任何問題。她用指甲颳了一下內壁,也冇什麼東西,直到她捧著砂鍋湊在鼻子下聞了聞,眸色瞬間變冷。

讓婆子拿好砂鍋,薑雲姝問小丫鬟:“說說吧,是誰派指使你來的?”

“冇有人指使婢子!婢子真的隻是走錯了路!”

“年紀不大,嘴倒是硬。”

從人群後頭擠出來了個丫鬟:“婢子好像見過,她似乎是老夫人院裡孫婆子的孫女,從前不在咱們府裡做事的!”

衛老夫人的人?

薑雲姝剛想審問,便聽見主院傳來動靜。

沈氏被常嬤嬤扶著從屋裡出來,看了眼被押著跪在地上的小丫鬟,叫下人都散了,又讓常嬤嬤去審那小丫鬟。

小丫鬟依舊在哭喊著冤枉:“那罐子跟婢子沒關係!婢子什麼都不知道!求二夫人和表姑娘明察啊!”

有婆子堵了她的嘴,拎著頭髮把人拖了下去。

薑雲姝小跑過去扶住沈氏,順便把這事說了:“那被換的砂鍋是用斷腸紅泡過的,裡麵一股子藥味,若非熟悉藥草之人絕對不會發現,待明早丫鬟用這個罐子給您熬藥,就算大羅神仙來了也迴天無力。”

沈氏輕輕咳了兩聲,叫丫鬟把砂鍋拿開,心裡對這個結果算不得驚訝。

薑雲姝恨恨道:“我就知道這些人心大著呢!”

衛玲兒不是個聰明的,她能耀武揚威的在自己麵前說出那些話,一準是在衛老夫人或者呂氏那裡聽到了什麼。

所以她今兒把所有的人手都調去了衛老夫人和呂氏屋裡,果不其然,逮著人了!

沈氏微涼的手緊緊握著她的:“把阿鈺和阮阮都叫過來吧。”

薑雲姝大抵知道沈氏想做什麼,問:“姨母的身體能經受住嗎?不然我幫您跟他們說吧。”

“你也隻是個孩子罷了,哪能事事都叫你衝在前頭。再者,有些責任,是我這個做母親的應該承擔的。”

衛鈺和衛阮阮大半夜的突然被叫醒,還以為是沈氏的身體不好了,匆匆趕了過來。

沈雲河和衛鈺同住,也一起跟了過來。

兄妹幾個匆匆進屋,不料看見沈氏和薑雲姝正在說話,表情嚴肅。

衛阮阮一頭霧水,衛鈺敏銳的察覺到了氣氛的怪異。

“母親,表姐,你們叫我和阮阮過來,是有事情要說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