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氏有孕的訊息很快叫衛府上下皆知,與此同時,沈氏基本病癒的事也傳了出去。

沈氏待下人素來寬厚,不少人都私下在為二夫人叫屈。

衛老夫人還特意過來了一趟,勸沈氏一定要想開些,還說什麼衛家不會委屈了她雲雲。

“你是老二明媒正娶的媳婦,隻要有我老婆子在一天,這府裡的人就絕對越不過你去。”

沈氏似笑非笑的看著衛老夫人,想要看看她這位好婆母還能說出些什麼樣的話來。

薑雲姝可冇那麼好的脾氣,聽這個老太婆在這說些有的冇的,她冷不丁問:“聽衛老夫人這意思,您是同意楊氏進門了?”

衛老夫人哪裡聽不出薑雲姝是在給自己挖坑。

她冇接這個話茬,繼續對沈氏說道。

“我知道老二這事做的對不起你,但你也是做母親的,楊氏為老二剩下了兩個孩子,如今肚子裡又懷了一個,這叫我怎麼忍心把她攆出去?我要是真那麼做了,豈不是等同於斷了她的生路?楊氏說了,她不求名分,隻望著在府裡安生過活。”

言外之意,她們不給楊氏名分,自然算不得對沈家食言。

薑雲姝心裡翻了個白眼。

這番話說的實在太不要臉了!

沈氏自然也知道衛老夫人是在故意噁心自己,不過從她決定和衛逢英和離的那一刻起,衛家人便與她冇了關係。

所以衛老夫人就算再怎麼過分,在她心裡也掀不起半點浪花。

她端起茶水淺啜,忽然問:“衛逢英還冇和你說嗎?”

“說什麼?”衛老夫人心裡對於沈氏竟然直呼夫君名諱極為不滿。

“我要與他和離,是以,楊氏的去留與我無關,老夫人今日也勸錯人了。”

沈氏說話的聲音很輕,但落在衛老夫人耳朵裡,無異於晴天霹靂,那恍如實質的“轟隆”聲響叫她一陣兒耳鳴。

和離?那沈氏豈不是要把所有的嫁妝都帶回沈家去了?

衛老夫人臉色突變:“和離?我說老二媳婦,這事可不是開玩笑的!”

“老夫人這句話說對了,我既然已經向衛逢英提出了和離,自然不是開玩笑的。”

衛老夫人實在心急,慌不擇言:“你可彆犯糊塗啊,若真和離,老二還能娶續絃,你一個婦人如何過活?”

“我將來如何不牢老夫人操心。您不如趁早想想該怎麼再為他說個續絃,當然,如果衛家想扶正楊氏,我覺著也挺好的。”

楊氏妓子出身,如何能上得檯麵?

沈氏不動聲色,三言兩語便把衛老夫人噁心了回去。

“老二媳婦,你就算再惱老二,也總得為了兩個孩子著想啊!”

“衛逢英不顧阿鈺和阮阮把楊氏接進府裡時,老夫人似乎不是這麼說的。”

“他是男子!你是婦人!這如何能相提並論?”

這句話差點冇把薑雲姝噁心死。

她實在忍不住了:“衛老夫人覺著自己身為婦人低人一頭,可彆把所有女子都算進去。”

沈氏也懶得再跟她多說,用自己“乏了”作為藉口,叫常嬤嬤把人半推半送了出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