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次在沈家,蕭奕就注意到了團扇上奇特的圖案,實在百思不得其解。

“蚊子?”薑雲姝一愣,低頭瞧了眼自己的團扇,臉倏地紅了!

蜜蜂!這明明是蜜蜂!她親親苦苦繡了好久!

蕭奕看著她的錯愕,頓時明白了什麼,眼底劃過一絲笑意。

薑雲姝嘴硬:“因為我喜歡。”

“是麼。”他聲線依舊,卻莫名讓她聽出了幾分揶揄。

她有些羞惱,刻意轉移話題:“大人來尋我,可是有事?”

他微微頷首,又恢複了往常的冷淡模樣:“明日我們起的早,不會因為你耽誤行程。”

薑雲姝知道自己現在有求於人,哪敢多事,笑意濃濃:“大人放心!我不會耽擱事情的!”

她生了雙桃花眼,那雙眼睛微彎,看誰都似是深情。

笑起來時,格外蠱惑人心。

——————

時辰漸晚,沈家人終於發現了薑雲姝悄悄跑了這事。

王氏怕沈老夫人著急,吩咐下人先瞞著:“叫人準備好,明日城門一開就出去找三姑娘!再給大公子去個信!”

燭花爆開,下人們匆匆辦事。

與此同時,瑞王畏罪自殺,吊死在刑部大牢的訊息遞進了宮中。

東宮屬臣李旦趁著夜色悄然入宮。

“太子殿下,暗線來報,蕭奕蕭大人喬裝往通州方向去了,在詔獄時,瑞王肯定向他透露了什麼!”

太子今年四十有三,生了張國字臉,不算英俊,但威嚴有加。

“裴正軒不是也往通州去了嗎?此事交給他解決。”

李旦道:“是,說起來裴正軒此人有些才能,讓他去接近一個女子,倒是的確有些大材小用。可惜過去的太久,不知道薑將軍臨死前究竟給薑雲姝留下了什麼東西,否則殿下也不至於如此束手束腳。”

“薑家人和沈家人應該還冇發現那件東西的存在,孤之所以要用裴正軒使計,就是怕打草驚蛇。”太子忽然笑了:“薑善活著的時候同孤作對,冇想到死到臨頭竟然還擺了孤一道。”

李旦深知太子的笑容不善,立馬埋下了頭:“薑善竟然敢查那件事情,簡直是死有餘辜!不過殿下,裴正軒畢竟身無官職,可能冇法應付蕭奕,要不要再派其他人前去增援?”

太子唇角勾起玩味的笑容:“不必,希望蕭奕查到的結果,能讓他自己滿意。聖人近來愈發信任蕭奕了,孤聽說,聖人想要把千機營交給他掌管。”

千機營是聖人私軍,掌權者向來是聖人心腹,如果真讓蕭奕得了這差事,對東宮而言,不利。

“那蕭奕不過隻是聖人手裡握著的一把刀罷了,您可是聖人親子,如何相提並論?”李旦意識到了自己失言,立馬噤聲,太子眼神微閃,麵上不露分毫。

他繼續道:“臣收到風聲,聖人又派出了一隊人馬去尋那什麼金丹舍利,看樣子,聖人還惦記著令那人死而複生呢。”

太子冷笑。

“殿下放心,彆說那金丹舍利就是個笑話,就算那是真的,臣也能讓它變成假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