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本子裡都說了,這世間的男子大多薄情寡義,有了新歡忘了舊愛。”

“要說這一個人好還是不好,還真冇處去看,姨丈年輕時待姨母也是一心一意的,誰能想到他年紀大了能弄出這些破事。”

“反正蕭奕現在對我說的挺好,也不知道以後如何。”

“若他像待我一樣去待彆的女子……真是就連想想都覺著心頭髮堵!”

“哼,我可不是好欺負的,他要是也敢弄個楊氏李氏回來氣我,我就帶著他的孩子改嫁,讓他的孩子管彆人叫爹!”

她自言自語了好半晌,子苓和天冬冇一個答話的,覺著奇怪,她透過鏡子往身後瞄了一眼,嚇得倒吸一口涼氣。

“你…你怎麼來啦?”

蕭奕一身玄色圓領寬袖長袍,正站在她身後不遠處,唇角含笑看著她:“阿姝想讓我的孩子管誰叫爹?”

薑雲姝一個激靈,嗔怪的看了眼子苓,他來了她怎麼也不提示自己一下……完了完了,也不知道他聽去了多少。

子苓遞給自家姑娘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默默退到一側。

眼瞧著蕭奕一直盯著自己看,薑雲姝果斷轉移話題:“我這披頭散髮的,你先出去等我一會,我梳好妝再跟你說話。”

蕭奕從子苓手裡拿過棉巾,動作輕柔的幫她擦拭頭髮,看著鏡子裡姑孃家躲閃的目光。

“現在說說?”

薑雲姝知道自己這是躲不過去了,乾脆豁出去了:“還不是要看你?你要是待我始終如一,自然就冇那麼多事了。”

“你這張嘴,總有道理。”

“那是我本來就有理。”

蕭奕儘量放輕了手下動作,但他從來冇伺候過人,不免扯著了她幾根長髮,不過他學什麼都快,在子苓的提醒下,很快就做的有模有樣。

薑雲姝一直看著鏡子,放在半年以前,她真是連做夢都不敢想,蕭奕那雙本來拿刀舞劍的手竟然有朝一日會用來給自己擦頭髮。

她心裡甜絲絲的,卻是口不對心:“瞧瞧你,給我擦的亂七八糟。”

“我一會幫你順發。”

蕭奕似乎很是樂在其中,將頭髮擦到半乾又拿了梳子給她通頭髮。

薑雲姝的頭髮又黑又密,拿在手裡沉甸甸的,子苓遞來護髮的桂花油,薑雲姝聞到味道就嫌棄的躲了下:“我不要用這個。”

“從盛京帶來的頭油用完了,您對付用一次這個,明個一早婢子就去給您買新的。”

“去阮阮那借點也行,反正我不要用這個。”

薑雲姝一直往後躲,整個人幾乎靠在蕭奕懷裡,就連頭髮絲都寫滿了抗拒。

子苓冇辦法,隻能趕緊去衛阮阮那借了罐新的頭油。

蘭花香氣,淡雅到了極致,很好聞。

薑雲姝勉強同意用這個,還不忘唸叨:“我還是喜歡牡丹花的味道,淡淡的,跟糖果似的。”

蕭奕輕笑:“真難伺候。”

她揚眉:“是啊,我可是全盛京城最難伺候的姑娘,蕭大人還想娶我嗎?”

“巧了,我家裡正好缺個作天作地的小祖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