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衛阮阮深深埋下頭,她也不知道。

她覺著自己大抵會有些不捨,他到底是自己的生身父親……可是一想到母親這些日子受的罪,她的心又硬了起來。

吸了吸鼻子,她小聲道:“她們都說,若我母親和父親和離,我的婚事便不好說了。”

“哪有的事!你彆聽那些丫鬟婆子瞎嚼舌頭根子!我們家阮阮又漂亮又溫柔,書讀的好,琴談的佳,女紅也棒,隻有你看不上旁人的份!哪輪得著旁人對你挑挑揀揀?”

衛阮阮被他哄的破涕為笑:“表哥確定說的是我嗎?”

“阮阮還是笑起來更好看。你不知道,看見你哭,我心裡一抽一抽的疼。”

“那……等表哥有了表嫂,還會和現在一樣疼我嗎?”

“阮阮永遠是我心裡最重要的姑娘!”

最重要的嗎?

她抬起頭,看著他問:“那表姐呢?”

沈雲河幾乎脫口而出:“你和三姐不一樣。”

衛阮阮抿了抿唇,清澈的眸子盯著他看,他也不知道自己心裡為何慌亂,掩飾的又添了句:“你是我妹妹,我得疼著你,三姐是我姐,她得照拂我。”

她輕輕笑了。

“表哥可彆忘了自己說的話,若將來有一日你娶了表嫂忘了我,我可是不依的。”

沈氏服藥後就睡著了,薑雲姝見衛阮阮紅了眼睛,私下問沈雲河:“誰給她弄哭的?”

“我問了,她不肯說,還糊弄我說是因為姑母傷心。”

“阿鈺呢?”

“阿鈺去收賬本了。”沈雲河道:“他還算機靈,姑母剛病不久,他就把住了姑母所有的嫁妝鋪子和莊子,冇讓衛家人插手。”

“也難為他了。”

衛鈺打小就聰明,書讀得也好,可就算再怎麼樣,他也隻是個十四歲的半大孩子。

薑雲姝道:“你有時間去咱們家老宅一趟,好好把咱們幾個的院子收拾收拾。”

“是姑母要回去嗎?”

“姑母還冇說,可我瞧她的表現,估計**不離十吧。”

沈雲河一下子就來了精神,立馬就去辦事了。

沈氏這一覺睡得沉,入夜才醒,吃了飯喝了藥就又睡了。

今晚衛阮阮陪夜,薑雲姝回屋沐浴後正對鏡擰乾頭髮,想著今天衛逢英三番兩次過來想要見沈氏這事,心裡實在有些想不通。

“你們兩個說,既然姨丈都做出了對不起姨母的事情,先前姨母病重,他也幾天纔過來看一次,為什麼現在又做出了這副情深不壽的樣子,一天過來了五六回,弄的跟自己多關心姨母似的。”

子苓道:“興許他從前覺著大姑奶奶命不久矣,懶得裝了,如今大姑奶奶好了,他又想要找補?”

“可我又覺得他的表情不像是能裝的出來的。”

她納悶的琢磨了半天也冇琢磨明白,歎了口氣,她覺著自己還是太年輕,牛鬼蛇神見得太少,若是蕭奕在,興許一眼就能看透衛逢英的意圖。

想起蕭奕,她從抽屜挑了個他送的步搖在手裡把玩:“我明個要戴這個,天冬給我尋身相配的衣裳。”

“好,婢子這就去。”

子苓從天冬手裡接了新的棉巾,輕輕的幫薑雲姝擦頭髮。

薑雲姝垂眸玩著步搖上的流蘇,嘴裡一點冇閒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