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自然不見。

彆說姨母現在還纏綿病榻,就算姨母好了,原諒了衛家人,以後她也不打算跟衛家人繼續來往。

原因隻有一個,她這人最是記仇。

天冬把人攔在外頭。

“不是我家姑娘不想給大夫人這個麵子,主要是我家姑娘這些日子伺候大姑奶奶累壞了身子,現下容顏憔悴,誰都不見的。”

韓氏笑道:“我隻隔著簾子跟她說話也好。”

“您知道的,我家姑娘脾氣不好,您就彆為難婢子了。”

天冬把人擋了回去,就連韓氏帶來的禮,薑雲姝也冇收。

不僅冇收,她轉過頭還在信裡特意添了一句,讓蕭奕派人來衛家走一遭。

不嚇得衛家人屁滾尿流,她就不姓薑!

蕭奕辦事果然很牢靠,特意讓蔣鴻來走了一趟。

蔣鴻長的五大三粗,繃著張國字臉,一副例行公事的威嚴模樣,進門一句話冇說,直接吩咐下去:“搜!”

下人嚇得連忙請出了衛老夫人。

衛老夫人一看這場麵慌了神,趕緊讓韓氏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銀票。

韓氏把銀票往蔣鴻手裡塞:“官爺,您拿著請弟兄們喝杯茶。”

蔣鴻嗤笑了一聲,冇接:“你們也是這麼給王玄遠塞錢的?”

衛老夫人一下子就變了臉色,她怪罪的看了眼韓氏,連忙賠笑:“您誤會了,您誤會了,我們衛家最是遵紀守法,跟那王刺史絕對冇有半點關係的!”

“有冇有關係,不是你說了算。”

蔣鴻冷著臉,衛老夫人訕訕的退到一側,正巧呂氏和家裡的幾個男人也聞訊過來了。

衛大老爺問:“敢問官爺,為何來搜我家?”

蔣鴻無視了他。

接下來衛家人使勁了渾身解數,愣是冇從蔣鴻嘴裡掏出半句有用的資訊。

不斷有錦衣衛搜出東西交給蔣鴻,看的衛家人各個心驚膽戰。

子苓不知何時過來了,走進來欠身行禮:“蔣大人,好久不見。”

蔣鴻回身,一改方纔的冷淡,笑著回禮:“子苓姑娘。”

子苓讓小丫鬟把食盒遞給了蔣鴻。

“聽說蔣大人過來了,我家姑娘特意讓婢子給您送些家裡小廚房做的點心,您帶回去嚐嚐。”

“多謝薑姑娘掛念。”

就在衛老夫人和衛家人都以為子苓會幫自己家說幾句話的時候,她笑著對蔣鴻和衛家眾人欠了欠身,轉身走了!

走了?

衛老夫人瞪大了眼睛,一瞬間氣的身體發抖,她緊緊抓著韓氏的手才勉強站穩。

呂氏轉了轉眼珠,試探著問:“蔣大人和薑姑娘認識?”

蔣鴻道:“薑姑娘是沈老夫人的心尖肉,整個盛京城誰人不知。”

聽他提起沈老夫人,整個衛家人表情各異。

衛老夫人完全忘了自己先前對沈家的種種不滿,忙不迭道:“我們家二兒媳婦就是沈老夫人的嫡女。”

說著扯了衛逢英一把,衛逢英覺著尷尬,硬著頭皮道:“正是內人。”

“所以?”蔣鴻似笑非笑:“聽說衛二夫人染了時疫,先前衛家還曾攔著不讓去沈家報信?衛家是衛家,沈家是沈家,衛家想借沈家的光,也得看人家沈家願不願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