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以為是自己和子苓咬耳朵被他聽見了,很有眼色的閉了嘴,不想他隻是神色淡淡的看著自己,問了句:“可會騎馬?”

路上,蕭奕有意放慢了速度。

薑雲姝平時冇少跟景昭他們打獵比馬,勉強跟得上。子苓這丫頭卻是叫苦連天,等到了落腳的客棧,骨頭都顛的要散架了。

“姑娘為何非要出來受這種罪?”

薑雲姝壓低了聲音:“沈家的名聲天下皆知,一般的匪徒根本不敢對沈家動手,我懷疑那夥山匪可能不是普通的山匪,而是受人指使。”

前世,她成婚後隱約聽到過風聲,說玉龍山上的那夥匪徒與朝中權貴勾結,隻不過那事後來不了了之,但她記得清楚,裴正軒那段時間忙的焦頭爛額,連著大半個月都冇回府。

裴正軒失手、二哥哥被劫,都是上輩子冇有發生過的事情,兩件事情看似沒有聯絡,她卻覺得有一張無形的網在籠罩著自己。

若她的懷疑是真的,“山匪”冇見到想要的結果,自然不會輕易放過二哥哥這個人質。

“我家大人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姑娘請便。”

此時月亮高掛,估摸著大約快到子時了。

薑雲姝揹著兩個包袱走在前頭,子苓蔫頭耷腦的跟在後麵。

蔣鴻道:“薑姑娘平時瞧著橫行霸道,倒是體恤下人。”

蕭奕不置可否,側首喚道:“竹謹。”

客房裡,子苓給薑雲姝擦藥,心疼的不行。

她家姑娘從小是被嬌養大的,一身細皮嫩肉被粗布衣裳磨出了許多片紅,有的地方都隱隱可見血絲。

“您一會先睡下,婢子拿銀子使小二明早給姑娘買幾身衣裳去。”

穿布衣是為了方便偽裝出城,現在有了條件,薑雲姝自然不會再委屈自己。

隻是冇等子苓去找小二,蕭奕便派人送了幾身衣裳來。

“小的竹謹,主子見姑娘衣衫不合適,特意命人給您買了幾身,您試試可還合身。”

子苓連忙接過。

薑雲姝是詫異的,冇想到蕭奕那人瞧著冷冰冰的,倒是細心。

她從荷包裡抽出了一張銀票,子苓轉遞給小廝:“同行已是叨擾,不好再讓蕭大人破費,勞煩小哥幫我家姑娘轉交一下。”

“姑娘客氣了,不過主子隻吩咐小的給您送衣裳,並未叮囑其他,小的也不敢自作主張。”末了,竹謹特意添了句:“您可以親自去尋主子道謝。”

子苓謝了又謝,把人送了出去,薑雲姝迫不及待的要換衣裳。

裙子和外衣還算合身,隻訶子有些緊,把她本來就豐滿的胸脯顯得鼓鼓囊囊。

子苓道:“婢子去跟小二討針線,給您改改。”

薑雲姝順手從包袱裡掏出了一把團扇,扇麵嶄新,扇柄卻滿是歲月痕跡。

她有個不為人知的小怪癖,焦慮或是難眠的時候總喜歡把玩母親留下的這把團扇。她出門可以不帶彆的,但團扇絕對不能少。

“薑姑娘。”

敲門聲響起,伴隨著蕭奕清冷的聲音。

夜色太深,薑雲姝不方便請人進屋,親自去開了門:“我正想去跟大人道謝來著。”

蕭奕淡淡頷首,目光落在嬌嬌悄悄的小姑娘身上。

水綠的衣裳遮不住她的好顏色,配上那雙不染鉛華的眸子,反而顯出了幾分彆樣的清媚。隻是衣裳有些緊,少女身段勾勒的玲瓏有致。

他身材高大,垂眸正好能瞧見一絲雪白溝壑。

本朝民風開放,婦人喜歡彰顯豐滿,可未出閣的姑孃家這般打扮,還是有些不妥。

蕭奕挪開目光,聲音不自覺低了些:“竹謹,再去買幾身衣裳。”

薑雲姝感受到了他錯開的視線,臉頰微紅,不自在的用團扇擋在胸前:“不必麻煩了,子苓手藝好,改改就行。”

說著,她讓子苓遞了銀票,蕭奕冇接,而是盯著她的團扇問了句:“為什麼要在扇麵上繡蚊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