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這?

薑雲姝還是第一次看見申氏慌成這樣。

不過想想也能理解。

揚州的官場和商場經過多年磨合,私下裡早就有了默契,商場的人得以方便,官場的人得以利益。沈家身為商場翹楚,自然多了許多特權,這也是薑雲姝從前能在揚州“橫著走”的原因。

蕭奕不同,他是外來的。

他的介入打破了雙方間那微妙的平衡。

再加上今早他對王刺史雷厲風行的處置,自然讓沈家有了危機感。

“我與蕭大人有些交情,這便派人過去一趟,舅母把心放肚子裡,這次的風波絕對不會殃及沈家。”

“這便好,這便好。”申氏喜出望外:“我就知道來尋你準冇錯。”

她連忙讓人回去送信,又去探望了沈氏一遭。

沈氏走後,薑雲姝立馬吩咐:“天冬,快給我磨墨!”

她在給蕭奕寫信,內容卻與沈家無關。

她知道,蕭奕根本不可能動沈家族人。

於是乎,一封寫滿了碎碎念和想他了之類甜言蜜語的信就那麼公然送到了蕭奕麵前。

薑雲姝的字勉強算的上清秀,但蕭奕卻仔仔細細看了幾遍才收好。

門外,蔣鴻在跟周暄倒苦水:“那位是真能折騰,似乎篤定了咱們不敢要他的命,一天到晚就冇個老實的時候。你往他左臉抽個大耳刮子,他能把右臉遞給你,再笑著問句兩個巴掌能不能換一份蟹粉獅子頭。”

周暄麵對自己這個難兄難弟,終於找到了平衡:“你總算是嚐到我之前受的苦難了!那就是個市井裡混出來的潑皮,也不知道聖人見了他會不會被氣個倒仰。”

蔣鴻抽抽著臉:“你說這廣平王也不知道怎麼想的,當年換了聖人的孩子也就罷了,為何不斬草除根,反而把那孩子送給了農戶撫養,還造了這麼個禍害出來。”

“那誰知道,哎!大人才收著薑姑孃的信,你彆進去打擾。”

蔣鴻停住腳步:“看這樣子,大人和薑姑孃的好事將近了吧?等大人成親以後,可就你一個孤家寡人了。”

周暄羨慕不已。

他也想娶媳婦。

——————

薑雲姝給蕭奕送信這訊息不知道從哪傳出去的,總之這道訊息立馬就在商戶間流傳開來,凡是與薑雲姝有些交情的人家都紛紛送了信來,請她幫忙跟蕭奕搭個橋。

既是請她幫忙,自然少不得要送好處。

薑雲姝看著堆了一屋子的金銀珠寶,照單全收。

至於蕭奕那裡,他跟揚州的商戶無冤無仇,哪裡會閒得慌去找他們的麻煩,不過既然這些人上趕著送禮——反正是白給的,不要白不要!

她可不信蕭奕是個一點都不愛財的,他充其量不似旁人那般葷素不忌罷了,否則就憑蕭奕明麵上的那點俸祿,怎麼可能送的起她那麼多價值不菲的禮物。

“阿姝姑娘可是在休息?”

薑雲姝正在寫信跟蕭奕說明情況,忽聽外頭有人說話。

是大夫人韓氏。

不用想也知道她來這趟的目的,揚州城內人人自危,衛家自然也不免俗。

子苓問:“您要見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