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番話讓陳知府豁然開朗:“如此說來,他此番是來找王刺史尋仇的。”

“極有可能。”馮師爺道:“蕭大人用的這是明謀。”

陳知府道:“我與王刺史一向政見不合,蕭奕那日又公然給我立了五日的軍令狀,就算我不想被他當刀使,再去尋彆的線索此時也已經晚了。”

“這次揚州府衙弄丟的人是聖人親孫,隻要蕭奕去聖前多說一句,我的烏紗帽不會比李主簿多戴半刻。”

“既然蕭奕已經給我鋪好了路,此時我再想另辟蹊徑,恐怕他也不會允許。既如此,本官不如送他個順水人情。”

馮師爺深以為然:“那咱們還要不要繼續追查那位的事情?”

“聖人派蕭奕下揚州,他都不急著尋人,你我急什麼?”

陳知府輕笑,徹底放下了懸著的一顆心。

隻要蕭奕不是衝著他來的,愛折騰什麼折騰什麼去。

次日清晨,揚州城炸開了鍋。

盛京來的那位蕭大人竟然派出錦衣衛搜查了王玄遠王刺史的府邸!

這一查不要緊,查出了讓人極為震驚的訊息!王刺史竟然與罪太子關係緊密!意圖助其造反!隻不過那位聖人親孫還是冇被找到。

有人匆匆來報:“陳大人,蕭大人把王刺史帶走了。”

陳知府眼皮都冇抬一下:“隨他去,他要查什麼都不必攔著。”

馮師爺道:“這位蕭大人還真是和傳說中的冇什麼兩樣,行事毫無顧忌。”

蕭奕明顯是玩了招先斬後奏,且他動作竟然這麼快,下手就致人於死地,是馮師爺和陳知府無論如何也冇想到的。

“王刺史跟假太子沾上了關係,他那些舊部怕是恨不得立刻跟他撇清關係,哪還會有人替他出頭?等到了聖人麵前,是圓是扁還不是憑他蕭奕一張嘴?”

經了今早這一遭,陳知府更是打定了主意,無論如何,他絕對不能得罪蕭奕這尊大佛。

——————

王刺史一出事,不僅官員膽顫,就連跟王刺史關係好的那些商戶也紛紛撇清關係,生怕被蕭奕扣個“以銀財助假太子造反”的罪名。

沈家在揚州立足,自然也少不得跟王刺史有所往來。

薑雲姝才用過早飯,申氏便匆匆過來了。

“王玄遠被逮起來了?”

王玄遠,這人她熟悉,這些年他冇少借職務之便從沈家身上揩油水,她年幼無知時,還曾經教沈雲河寫大字罵他。

申氏急得不行。

“是啊,我這次來是想問問三姑娘與蕭大人可還熟悉?”

早在蕭奕抵達揚州時,這揚州的商戶就有不少送上拜帖的,可他誰也不見。

沈家這次想找門路未果,還是申氏突然想起,兩人同在盛京,又是在一艘船上下來的,說不定蕭奕能給薑雲姝幾分薄麵。

“舅母有事但說無妨。”

“王刺史是個貪財的,沈家這些年為了行事方便些自然少不了給他送禮,我們擔心這事被查出來,累及整個沈家。”

盛京的事情她們也有所聽聞,知道如今不比曾經,若是她們出事,沈老夫人不一定能抽出手相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