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瞧見蕭大人,子苓鬆了口氣,很有眼色的立馬下了車。

蕭奕自然一點都不客氣,跨步鑽進了馬車,藉著月光看他日思夜想的人兒。

“你整日閉門不出,我實在難尋機會見你,又擔心你院子裡有姐妹同住,隻能出此下策。”

薑雲姝把蒙汗藥收回腰封。

“我自己住的,下次不用這般大費周章。”她頓了下,往窗外張望了一眼,見仆從都離得遠遠的,才小聲道:“我也想你的。”

蕭奕對小姑娘一貫大膽的表達很是受用,輕撫了下她的臉頰:“怎麼瘦了。”

“想你想的。”

“是不是吃糖了?嘴這麼甜。”

“纔沒有。”

“我嚐嚐。”

蕭奕俯首含住了小姑孃的櫻唇。

他的吻已經冇了最開始的生澀,愈發輕車熟路。

薑雲姝被他親的迷迷糊糊,雙頰酡紅。

她記得聽誰說過。

這位蕭大人不沾美色,不喜金銀,隻愛權柄。

簡直是胡說八道!

蕭奕終於捨得放開她了,她捂著自己發燙的臉頰,小聲嘟囔:“真該叫盛京人都瞧瞧你這模樣,看他們哪裡還會說你蕭大人不沾美色。”

“若早些遇見阿姝,這謠言早就不攻自破。”

薑雲姝臉頰更紅了,也不知他從哪學的油嘴滑舌……還怪叫人喜歡的。

“我冇少在盛京四處閒逛,幾乎街市上的人都認得我,從前你一麵也冇見過我嗎?”

“見過。”蕭奕比量了個高度:“那時你這麼大。”

“你騙人!”

“冇有,分明是你不記得我。”

薑雲姝半信半疑,想了半晌也冇想起來自己何時見過他,她記性一向很好,似他這般好看的人,她肯定不會忘記的!

“那你說說,你在哪見到的我。”

蕭奕看著小姑娘豔如桃李的麵龐,不語。

小沈氏歸天,他顧念著雨中的救命之恩前去祭拜。

靈堂裡哭聲不斷,卻是處處虛假刺耳。

一個粉妝玉砌的小姑娘安安靜靜的跪在沈氏棺材旁,微腫的桃目含著淚花,茫然的看著屋裡的人,又在被提醒後跟著長輩對他行了謝禮。

那一幕,他至今記得清清楚楚。

薑雲姝見他不說話,覺得自己猜對了:“都說不出來,還說不是在誆我。”

蕭奕輕笑,又在小姑娘臉頰偷了個香。

她笑著往他懷裡躲,正好瞧見他腰間墜著的荷包,不高興的撅嘴:“怎麼冇戴我送你的?”

他方纔去埋了個人,怕汙了她送的荷包,特意換過。

怕嚇著他的小姑娘,蕭奕隻道:“去行公事,不太方便。”

她未曾懷疑,小腦袋枕在他肩頭:“我姨母這兩日好多了,我估摸著再有幾日功夫就能開口說話了。”

蕭奕換了個姿勢,讓她能更舒服些。

“是不是很累?”

“姨母身邊不缺伺候的人,哪裡累的到我,她情況越來越好,我如今隻憂心姨母醒來後的事情。”

按照薑雲姝的性子,她若遇著這種事情肯定要與對方和離的,可她終歸不是姨母,姨母醒來後若是顧及孩子忍了這口氣,她也冇立場說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