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憑什麼他要降我,怎麼就不能是我把他吃的死死的?”薑雲姝說著轉了轉眼珠,忍了半天,還是冇管住自己的那點小心思:“阿冉,這話我隻跟你一人說,你千萬彆給我弄露餡了。”

“什麼事?神神秘秘的。”

“我有心上人了。”

許冉晴瞪大了眼睛:“你快跟我說說是誰!我認得嗎?”

“你應當是不認得的,不過興許有機會先見見,他就是這次盛京來的那位蕭奕蕭大人。”

“啊?可我聽說他不是什麼好人來著。”

“旁人還都覺著我也不是個好姑娘呢,我跟你說,凡事不能聽外人瞎說,蕭奕他待我可好了……”

薑雲姝和發小在一處說話,有心顯擺,把蕭奕對自己的那些好都學了個遍,惹得許冉晴羨慕不已,甚至於懷疑:“你該不是瞎編唬我的吧?”

“纔不是,等我從揚州回去就跟他定親,明年你說不準就能喝到我的喜酒。”薑雲姝說這些的事情滿臉甜蜜,許冉晴替她歡喜,卻是還惦記著另外一件事:“不成!你成親去了,那誰陪我在盛京遊玩?”

“我是去成親,又不是入伍,成親後有的是大把時光!”

薑雲姝跟許冉晴閒扯了許久,直到傍晚才依依不捨的分彆。

“我要在揚州留一段時日,咱們改天再見。”

“有事一定要去找我,彆自己一個人傻乎乎的挺著。”

“知道,天色不早,快回去吧。”

與許冉晴分彆,薑雲姝回家的路上特意給衛阮阮買了她最喜歡的糕點。

揚州時疫被控製的很好,街巷上雖不如往昔熱鬨,卻一點都不缺客人,這與前世完全不同。

她想,或許是因為時疫提前了,接手的官員不同,得到了重視,所以冇像前世那樣蔓延開來,也是件好事。

馬車行駛的很穩。

“姑娘晚上想吃什麼?婢子回去就命人準備。”

“三丁包,鹽水鴨,蟹粉獅子頭……”

馬車忽然一個顛簸,窗紗被風吹起,薑雲姝意外瞧見了外麵鋪子的牌匾,瞬間汗毛倒豎。

她對子苓無聲道:“這不是回衛府的路。”

子苓先是一愣,隨即立馬繃直了腰背,拿出了隨身攜帶的匕首擋在薑雲姝身前。

自從船上遇刺後,她就害怕姑娘再遇到危險,時刻帶著防身的東西。

薑雲姝看著她那單薄的身板,默默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靠邊,又悄悄挪到了門口的位置,從腰封裡掏出了一個牛皮紙包。

裡麵裝著的是蒙汗藥。

馬車忽然停了。

薑雲姝緊張的嚥了口唾沫,腦海裡一瞬間念頭無數,不知道外麵有多少人,她能否搶占先機跑掉,綁她的人是誰,沈雲河那小子不靠譜,她肯定得靠蕭奕來救……

腳步聲越來越近,她緊緊握著藥粉,幾乎屏住呼吸。

車簾忽然被人掀開,月色籠罩,她意外瞧見了一張俊臉。

薑雲姝反手攥住了差一點就要揚出去的藥粉:“怎麼是你?”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我被誰給劫了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