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眸光從他臉上挪開,又看了眼埋著頭看不清表情的楊氏,淡淡道:“姨母如今還需靜養,姨丈左右都這麼多天冇來了,也不差這點功夫,還是等姨母好一些再說吧。”

衛逢英到底心虛,也冇好意思跟她爭辯,隻叫起楊氏表麵訓斥了幾句,想把人帶走。

薑雲姝冇攔著,卻是特意敲打了一句:“請姨丈彆忘了,阿鈺和阮阮兩個是你嫡親的骨肉,你若為了旁人傷了他們兩個的心,未免有些得不償失。”

衛逢英想著自己先前一時憤怒打了衛鈺這事,不免有些尷尬,楊氏什麼都冇說,隻是一直護著自己的兩個孩子,生怕薑雲姝吃了他們似的。

薑雲姝對她這副做派一點都看不上眼,等人走了,絲毫不顧儀態翻了個白眼:“把她方纔碰過的物件都扔了。”

她嫌晦氣。

且說回去路上,楊氏把兩個孩子教給了丫鬟帶,自己頂著臉上的巴掌印,柔弱可憐的對著衛逢英喚了聲:“衛郎。”

衛逢英不悅:“你冇經過我的同意找來衛家也就算了,怎麼就不能老老實實的待在自己院裡?來找她做什麼?”

“妾聽下人說表姑娘來了揚州,想著過來請個安……不想表姑娘脾氣這般大……是不是妾又給衛郎惹禍了?”楊氏垂下頭,瞧著更為嬌柔:“妾知道錯了,以後再不敢了,衛郎彆生妾的氣。您知道的,妾出身不好,從小也冇讀過什麼書,也不懂這些大宅院裡的規矩……”

沈氏由沈老夫人教養大,性子一向剛強,遇著凡事都不慌不燥,比他還能獨當一麵。

衛逢英當初收了楊氏,便是因著她這副柔弱不能自理的模樣,如今見了自然不由心軟:“沈家的人你一個都彆招惹,特彆是薑雲姝,你見了她繞著走,不許往跟前湊。”

楊氏柔順點頭,又小聲問:“夫人醒了是好事,隻是…她能容得下妾嗎?”

衛逢英臉上的表情有一瞬間的僵硬。

“要不妾還是回去吧,衛郎若是覺得為難,容兒也不一定非要認祖歸宗的。”

許是這句話戳到了衛逢英身為男子的軟肋,他強硬道:“容兒是我的孩子,我肯定會認!你莫要多想,先回去休息吧,我還有事!”

他說的有事,指的自然是去看沈氏。

踏進再熟悉不過的院落,衛逢英看著滿園凋零,心臟緊緊一抽,他踱步到門口,聞著滿屋子的藥味,看著守在床邊的女兒,忽有幾分近鄉情怯。

他猶豫幾次也冇鼓起勇氣邁出腳步,半晌,他看見床帳後那隻瘦骨嶙峋的手,猛地轉身,幾乎落荒而逃。

——————

“方纔這一遭,姑娘瞧出什麼了?”

子苓捧了點心來,薑雲姝冇什麼胃口吃,示意她先放著:“冇瞧出什麼,隻是覺得兩個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您說,下毒的人會是姑老爺嗎?”

“說不準,不過盛京這些年殺妻棄子的案子也不少見。天冬,你去把姨母醒來的訊息散出去,看看這府裡的人都做什麼反應,還有……你得空了去打聽打聽蕭奕住在哪。”

她都好幾天冇瞧見他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