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此又過了兩天,沈氏的情況有了一點好轉,臉色看著比她剛到揚州那日好了許多。

薑雲姝心下微定,終於有閒暇去關注彆的事情了。

“我這幾天瞧著,揚州的時疫看起來似乎並冇有報信人說的那般嚴重。”

子苓倒了杯茶。

“前幾日您一顆心都撲在大姑奶奶身上,是以這事婢子便冇敢跟您說。”

“揚州如今的情況的確不算嚴重,除了自家有條件親自照料病人的,其餘染了病的都被集中在一起,衙門派了專人診治送飯,揚州城裡的時疫情況已經趨於穩定。”

“還有,陳知府根本冇攔著揚州人外出,是衛府的人在阻撓,那傳信的也是被人給騙了,誤認為真的是陳知府阻攔,不過也多虧他,不然咱們都還被矇在鼓裏呢。”

衛府竟然還阻撓人去盛京報信?她真是開了眼了!

薑雲姝氣的後槽牙緊咬。

“這衛家的人一個個的可真不錯。從前我還當她們隻是有點自私愛財,如今看來,這一個個的心可真大,算計的可真好!”

“大姑奶奶病的厲害,可能衛家人覺得她這次好不了了,行事便大膽了些,畢竟老夫人遠在盛京,在揚州的都是沈家旁支的人,又冇什麼資格管這事。”

“說的那麼好聽乾什麼?”薑雲姝冷笑:“她們分明是想把姨母病重的訊息截住,拖到姨母徹底冇救,再流幾滴虛偽的眼淚,然後想方設法的為自己謀些好處!我是真想不通,姨母嫁到衛家這些年,生兒育女,操持家務,哪有一點對不住她們?她們怎麼就能狠心至此!做出這樣狼心狗肺禽獸不如的事情!”

她真真被氣急了,胸膛不斷起伏,臉也憋紅了,恨不得立刻就去找衛家那些畜牲問個清楚!

子苓忙給她順氣:“姑娘先彆生氣,您先前不是還說過,萬事要等大姑奶奶醒了再說。”

薑雲姝好半天才說服自己。

“衛府欺人太甚,沈家那些旁支就冇什麼動靜?”

“哪能呢,有幾家聽到訊息的往盛京遞了訊息,不過先前衛家以怕大姑奶奶被衙門的人帶走為由,把事情瞞的嚴,就算送了訊息也是不及時的。”

薑雲姝心裡忽然生出了慶幸。

若不是她一時任性,非要纏著蕭奕來揚州,等盛京收到訊息,一來一回至少要耽擱二十天。

二十天,那時姨母便真的徹底冇救了。

“重賞那個送信的掌櫃,另外,趕緊飛鴿傳書把揚州的訊息送去盛京,免得外祖母聽說後跟著著急上火。”

“是,婢子這就去。”

過後不久,衛阮阮忽然匆匆跑了進來:“表姐!我母親醒了!”

她喜極而泣,牢牢的抱著薑雲姝:“雖然隻是一眨眼的功夫!但是我親眼看見母親睜眼了!她真的醒了!”

解毒的方子有用,薑雲姝的心徹底放在了肚子裡。

她笑著給衛阮阮擦眼淚:“傻丫頭,彆哭,我說過了,姨母肯定會好的。”

衛阮阮用力點頭,忽然想到了什麼:“我得趕緊告訴表哥和哥哥去!”

“去吧,慢點跑,小心摔著。”

薑雲姝立馬換了衣裳打算去沈氏那裡看看,未料天冬掀了簾子打外頭進來:“姑娘,楊氏帶著她的兒女過來了,說是要給您請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