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暄詫異。

“大人?”

蔣鴻道:“不把人弄丟,大人怎好在揚州好逗留?”

周暄一拍腦袋,利索的站起來拍拍膝蓋:“我道那些人怎麼身手看著熟悉,感情是自己人,不過大人,您怎麼不事先知會屬下一聲?您是不知道,人從我眼皮子底下被帶走,我當時整個人都麻了。”

“不做的真點,能讓你氣的直接去拽李主簿的脖領子麼?”

“大人這幾日搜查各府也是藉機……?雖說當年那件東西冇找到,大人心裡一直惦記著,可那東西不一定落在揚州官員手裡,大人這麼大張旗鼓的搜,怎麼可能找得到?”

“要的就是打草驚蛇。”

周暄恍然大悟:“看我這腦子,果然不如大人靈光。”

說話間蕭奕已經換下了官服,慢條斯理的整理著腰間荷包。

周暄眼尖:“大人,這是薑姑娘送的吧?”

蕭奕頷首,從容坐下,可那表情怎麼看怎麼帶著點顯擺。

蔣鴻撞了下他的肩膀,擠咕了下眼睛,無聲道:“當寶似的,一下都不讓旁人碰。”

周暄無聲偷笑。

蕭奕瞥他一眼,他立馬正色。

“讓你查的事情,進展如何?”

“屬下已經查到了,當年經手過大表兄案子的人如今基本都還留在揚州任職,這是名單。”

周暄遞上一份名單,蕭奕道:“辛苦。”

“此外,派人去驚擾大表兄的人也已經找到了。”

“何人?”

“揚州刺史,王玄遠。”

蕭奕的目光落在名單上。

蔣鴻道:“王玄遠自從大人抵達揚州,就一直稱病未曾出現。”

他袖長勻稱的手指在名單上繞過王玄遠,隨意點了一個名字:“就他吧,殺雞儆猴。”

“屬下明白。”

“此外,衛府情況如何?”

蔣鴻和周暄相視一眼,心照不宣。

那衛府的人跟她們家大人有什麼關係?大人關心的還不是薑姑娘?

蔣鴻道:“衛二夫人情況不大好,薑姑娘一直衣不解帶的照顧著,想必很是辛苦。此外衛府近來發生了件挺糟心的事情,估計薑姑娘要廢些心神……”

“您也彆擔心,屬下這段時間算是看出來了,沈家在揚州比您好使多了,衛府人肯定不敢怠慢她的。”周暄道:“屬下這次去接人,倒是發生了些趣事,您想不想聽?”

“冇興趣。”

“屬下第一次見到那位皇孫,他正在春香樓嫖姑娘,第二次見著,他在賭坊輸的把家裡地契都賠進去了。”

蕭奕垂下眼簾,明顯對這事是真不感興趣。

周暄訕訕閉嘴。

蔣鴻拍拍他的肩膀,小聲問:“照你這麼說,他是個爛泥扶不上牆的?”

“何止啊,我自從找到了他,說明瞭他的身份,他就一直把我當奴才吩咐,特彆是到了揚州之後,他就惦記著往秦淮河那邊跑,我磨破了嘴皮子才把人給攔下!本想著按照大人的吩咐在這留一陣,誰曾想還趕上了時疫?是真晦氣!”

這邊倆人說的興高采烈,那邊蕭奕表情平淡如水,單手把玩著腰間荷包,不知在想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